衍墨轩小说网

第九十一章 萧月仙 新

小说:大唐鬼谷传奇 作者:山南野马 更新时间:2018-09-06 17:53
  进了茅房,检查了下周围没人,那青年校尉就要跪拜,被王应宏双手拉了起来:“好兄弟!身在险地就不必如此多礼了!”
  “总管大人!真的是总管大人!呜呜呜。。。”
  安抚好那青年校尉的情绪,王应宏低声道:“丘智,你在哪被俘虏的?”
  “回总管大人,属下是跟随杜副总管在李孝恭麾下任职。前段时间我们在进军施州时中了埋伏,殿后时被俘。”
  “哦。。。施州。。。”王应宏沉思了起来,丘智不敢打扰,静候王应宏回神。
  “施州。。。”施州在长江上游,按照历史的轨迹,李孝恭估计是在等发大水,顺江而下拿下江陵。一旦萧铣被擒,那他下面的那些将士就不足为惧,蛇无头不行。
  嘿嘿,这就好办了,自己该准备个大礼给李唐了。
  现在刚过完年,离着雨水季节还有个把月时间。王应宏默默思量了下,问丘智道:“这些被俘的兄弟你能说动多少跟随你,听你指挥?”
  丘智挺直腰杆拍了下胸脯道:“别的不敢说,属下麾下的兄弟听到总管大人还活着的消息肯定个个惟命是从!”
  王应宏估算了下,那差不多是一千人左右,如果真的都听丘智的按照自己的计划办事,那这江陵城就是李孝恭和萧铣送给自己的战利品,自己要给李孝恭玩一出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好!记住一点!大雨滂沱不止,河流湍急水位暴涨之时李孝恭必定会挥军攻打江陵城。你要做的就是在李孝恭军队完全占领江陵城后打开南门,到时本总管会带兵生擒李孝恭!”
  丘智激动万分,脸色涨红,这么大的军功,一旦自己把握住干实了,以总管的为人,自己有望提升为偏将军,最次都是个裨将!
  激动不昏头,丘智是个合格的军人,是个优秀的年轻军官:“属下愚钝,请总管大人示下部署。”
  王应宏抬手竖起两根手指,言简意赅道:“观察,隐蔽。观察洪水警戒线,城破之时隐蔽好自己的武.装力量。”
  “属下明白了!”
  交代了下细节,王应宏就带着丘智回到了战俘营。
  一直在旁边帮衬着萧月仙治疗战俘的王应宏能感觉得到她是真心在为这些士兵治疗伤势,那份细心和耐心不是装样子能装出来的。
  “公主殿下,这位伤者用白首乌治疗效果会比较好些。”
  看到萧月仙在给一个伤口被利器刺得较深的士兵抹药,闻到三七特有的味道,懂医术的王应宏下意识谏言道。
  埋首忙碌的萧月仙闻言抬起螓首看着王应宏,抬起皓腕擦了下额头细密的香汗,疑惑道:“为何?你也懂医术?”
  王应宏放下手里的药托盘,躬身道:“回公主,小的出入战场许久,经常受伤。小的随军驻扎在常州时有幸结识一位医术高超的游方郎中,身上大大小小十数处伤口都是他老人家帮忙医好的,久而久之也学到了点皮毛。”
  “哦?”萧月仙来了兴致,道:“你还未解释为何要用白首乌治疗这个伤势好些呢。”
  王应宏指着那士兵的伤口道:“这伤口为铁质利器所伤,而且伤口颇深,周边有溃疡迹象,伤者脸色潮红,气息湿热,应当使用具有清热解痛作用的白首乌作为主药来进行止血的时同时治疗溃疡,防止伤口腐烂,伤势恶化。”
  萧月仙仔细检查了下那士兵的伤口,发现自己只是涂抹了以三七为主的药粉止血确实有效,但是对于溃疡是一点效果都没有,士兵在抹了药之后反而痛的额头汗珠密布。
  “那这药该怎么配?你会么?”
  “小的不才,如果公主殿下带的药材齐全就可以配出来。”
  听到王应宏会配药,萧月仙立马拉着王应宏去药房配药。
  被萧月仙拉着一路小跑的王应宏正处在呆愣当中,一个公主,而且还是家教深严的世家大小姐居然为了一个素不相识的伤者违背男女授受不亲的古礼拉着一个男子的手。
  到了药房门口,萧月仙放开了王应宏,道:“药材都在这里,还需要什么你尽管说,没有的我就让人去城里取。”
  看到王应宏呆愣愣地看着他自己的手,萧月仙脸红了下,想起自己刚才一激动拉着王应宏飞奔药房:“别发呆了!救人要紧!”
  “啊?哦哦!知道了!”
  回过神的王应宏一溜烟钻进了药房,迅速在药柜之间穿梭。
  不一会儿,王应宏大大小小在桌子上扔了二十八个药包,仔细清点完之后,王应宏取过药碾子道:“还请公主殿下派个人过来帮小的一起碾药。”
  “不用了,我来给你打下手吧。”在王应宏刚才剪药取材时,萧月仙大致明白了王应宏配药的方向,但是细节还不是很明白,一些看似毫不相关的药材她根本不知道王应宏用来干啥。提议自己给他打下手的同时也是想一探究竟,学点医术。
  “诶,你这个是干什么用的?”捣鼓着药碾子,萧月仙问出了心中的疑惑。
  王应宏倒出自己手里药碾子里的粉末,看着萧月仙正在碾的药材道:“放大药性,能让白首乌功效翻倍,迅速治疗伤势。战场上形势万变,治疗伤口得迅速,药效要快,不然小命可就不保了。”
  萧月仙点点头,陆陆续续问了好几味药的用处,跟好奇宝宝一样,王应宏也不厌其烦地解释着。
  将所有药粉按顺序混合掺匀之后,王应宏将药粉递给萧月仙道:“药粉配好了,请公主过目。”
  在旁边细致观察了下王应宏配药的顺序和手法,萧月仙很是疑惑,因为那不是一般郎中所会的,可是王应宏居然懂得如此高超的技艺。
  压下心中的疑惑,萧月仙接过药粉看了看,带着王应宏回到治疗的大厅。
  给伤者清洗完伤口重新抹上王应宏配的药粉之后不一会儿时间立马就止血结痂,溃疡也止住了,伤者感到伤口一丝丝的凉意袭上心头,眉头不自觉舒展开来缓缓昏睡过去。
  看了下伤者的气色,萧月仙舒了口气,开心道:“病情稳定了,这药效还真惊人。”
  “公主一会儿命人煎一副清热解毒的要给伤者服下会好的更快些。”
  萧月仙点点头,道:“好,你以后就跟着我行医吧!”说完不给王应宏反应的机会,迈着莲步走向下一个伤者。
  王应宏现在心里犹如百万匹草泥马奔腾而过,自己是过来找机会接近萧皇后的,现在这一出把自己的行动范围困死了,真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看着那熟睡的士兵,王应宏叹了口气,怎么说人家也是自己的兵,总不能见死不救吧?
  接下来的日子里,王应宏的医术一点点被萧月仙压榨出来,佩服的同时也很好奇一个医术如此高超的青年怎么就从了军,完全可以开医馆养家过日子。
  但是不管自己怎么旁敲侧击地试探,王应宏都是三缄其口或者顾左右而言他,久而久之萧月仙也懒得问了,只要对方能帮自己就好。能有一个如此医术大才在父亲麾下效力也是一件万幸的事。
  这几天,为了家族奔波的萧皇后病倒了,本身就是个柔弱的女子,加上年纪大了,休息又不足,终于体力不止倒下了。
  御医和萧月仙都查看过,只知道体虚,具体症状都不是很明确,无从下手。
  正焦急间,萧月仙脑中灵光一闪,想到了王应宏。
  正在跟丘智和他的两个亲随在萧月仙专门给自己安排的厢房里赌骰子消磨时间的王应宏后脖颈没来由的一阵凉意袭来,不自禁地打了个哆嗦。
  “总管,您没事吧?是不是着凉了?看您老整天跟着公主殿下出双入对。。。哦不!是忙前忙后的,一定没休息好吧?”
  “去去去!少在那胡说八道!再胡咧咧信不信老子一会儿拿鞋底板把你嘴抽平了!”
  私下里王应宏跟士兵们很随意,开些无伤大雅的玩笑也毫不在意。正因为他处处为士兵们着想而且还平易近人,所以人人效死命。
  “公主驾到!”
  一声唱喏,屋里的四个人立马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收拾了赌具,摆好茶具分座品茶。
  “见过公主殿下!”
  四人在萧月仙进来时就立马起身,标准行了个军礼。
  “众将士免礼”
  萧月仙进来看着一屋子的人,疑惑道:“彦章,你这来客人了啊?”
  王彦章,这是王应宏给自己起的名字。
  “回公主殿下,丘校尉来找小的求医问药。”
  “哦,完事了么?”
  “丘校尉并无大碍,只是些小伤后后遗症,回头给他开副药就好了。”
  “既然如此你跟我走吧,有重要的事情找你。”
  萧月仙以前都是私底下在王应宏面前自称我,有外人时都是自称本宫,今天这看来是真有急事忘了自称。
  看萧月仙真着急,王应宏立马跟着她匆匆离去,留下丘智三人发愣。
  “丘校尉,你说这萧家的小娘皮是不是喜欢上咱家总管大人了?”
  丘智一巴掌拍在说话的亲随后脑勺上,呵斥道:“别乱说话!总管大人说了,我们可以恨萧家,何以恨萧家任何人,但是对于萧大小姐不能报以任何不敬,她治疗我们大家伙儿是真心实意的!”
  “是!”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