衍墨轩小说网

第二百五十九章 翻身做主人 (万字肥章)

小说:斗战狂潮 作者:骷髅精灵 更新时间:2018-10-10 11:09
  同样的夜晚,在遥远的地界天门内,不同于地球上的平静,一个庞然大物的内部正有些剑拔弩张的感觉。
  十几个强大无比的火魔族人正齐聚在会厅中,都是火魔族中的金丹高层,面色不善,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一个平静如水的女人身上。
  “拉薇尔,别忘了你自己的身份!”一个中年男子的火气异常大,火魔族众多长辈在此,更还有两位长老也在场,让拉薇尔做点事,竟然敢推辞:“这是族群的命令,不是请求!何况众多长辈在此,岂容你放肆!”
  对别的一些文明来说,哪怕是那些六七级文明,天尊班的殿下都是无比尊贵的,在族内那必然是被捧在手心里高高在上,可这是火魔族,强大的八级文明,天尊班的殿下对他们来说并没有那么高贵,虽然也同样在族内拥有很大的特权,但还不至于让整个族群都唯唯诺诺,顶多算他们同样也是族中高层的一员而已。
  “塞西比。”拉薇尔静静的看着这个冲自己咆哮的中年人,眼中和口中都没有任何的尊敬,甚至还带着一丝蔑视。虽然对方是自己的长辈,可无论实力还是心性都配不上他长辈的身份,说白了,他就只是族中一个‘老一点’的纨绔而已:“别自我感觉太良好了,我拉薇尔想和谁上生死擂,要怎么做事,还用不着你来教。”
  “你!”
  拉薇尔连看都没看他一眼,直接站起身来,转头看向坐在会厅主位的火魔族长老:“长老,现在是我炼制四品法器的关键时刻,不容分心,另外找人执行吧。”
  会厅中安安静静,米希尔长老淡淡的看着这个高傲的女子,脸上那丝若有若无的笑容并未有丝毫改变,就那么静静的看着她,仿佛一种无形的压力,整个会厅都安静了下来。
  长老身上所散发的那丝压力,对别人来说或许无比可怕,毕竟那是一位处于巅峰期的金丹强者,即便历数整个地界都是排得上号的高手,他的无声压迫足以让在场其他的金丹强者窒息。可拉薇尔却没什么感觉,面色如常,甚至不以为意。
  等了约莫四五秒,得不到长老的应承,她也只是淡淡的一笑,冲长老微一颔首:“我还有事,先走了。”
  “站住!你竟然敢……”塞西比大怒,愤然出声,没有个结果就想走?
  可他的喝止对拉薇尔而言显然是毫无约束力,拉薇尔只是轻轻的瞥了他一眼,一丝恐怖的、甚至比米尔希长老更可怕的气息从她的眼中激射了出来,让同为金丹的中年男子浑身都打了个激灵,让他心悸剧跳,愣是生生将后半句话给咽回了肚子里,眼睁睁看着她转身离开却不敢开口。
  直到拉薇尔已经离开了半晌,塞西比才一口气猛喘过来,又羞又怒:“长老!你看她……”
  “够了。”米希尔长老微一摆手,淡淡的说道:“随她去吧,她不想做的事,谁又能强迫她呢。”
  “哼!我看她是和那个地球人走的太近了,她难道是想要背叛族群?!”
  “塞西比!”米希尔长老淡淡的瞥了他一眼:“我知道你对当年拉薇尔打残你儿子的事儿怀恨在心,可那是你儿子挑衅在先。而且你得随时得记住一点,别仗着和族长的幼时交情就敢什么事儿都信口开河,对族群来说,和拉薇尔比起来,你和你的儿子什么都不是!我提醒你一句,管好你的嘴,敢挑拨离间族群和拉薇尔的关系,就算族长也保不住你!”
  “可这次任务……”
  “我火魔族在天尊班也不是只有拉薇尔一个人。”米希尔长老微一沉吟:“普米修斯的天魔界任务应该快要完结了,等他回来,对付那个地球人的事儿就交给他吧。”
  “普米修斯殿下!”
  “天魔界的任务快完成了?天呐,普米修斯殿下应该还没有凝聚金丹吧,竟然就已经……”
  “天魔界的任务在天尊班的金丹任务中都算得上是中等难度了,普米修斯殿下以实丹境就能完成,这……”
  会厅里响起一阵底底的议论声,完全没人在乎塞西比那半青半红的脸色。
  普米修斯,大约十年前才从火魔族里冒出头的妖孽天才,新一代的领袖,也被视为拉薇尔之后,火魔族在天门的接班人。
  “呵呵,普米修斯殿下因为天魔界任务已经在外两年没有返回天门,正可借王重此事来让新人们都认识一下天门门徒的未来领袖。”
  “哼,能死在普米修斯殿下的手中,那地球人倒也足以自傲了!”
  …………
  老王最近一直都呆在藏书阁中,且并非呆在丹阁,而是在秘法区以及史记区中转悠。
  和格拉文图这一战,触动太大。在格拉文图看来,王重的实力突然暴涨是因为之前一直隐藏了实力、是因为那柄法器重剑的古怪等等,可只有老王心里相当清楚,不是的……真正让自己在那一战中蜕变的,是龙气的出现!
  当初本能的使出升龙和降龙的时候王重还没意识到这一点,沉浸在铸就虚丹的喜悦当中,而实际上,在不断的交手他明显发现,他的灵力威力是碾压级别的,不仅仅是对于死物有压制,而是对于其他文明也有压制,这并没有让王重沾沾自喜,反而产生了浓重的危机感,他不知道这种变化是因为命运石还是什么,但是要小心一点,所以才买了剑。
  而这一战之后,他的虚丹更是发生了变化,虚丹呈现“龙形”,早期的时候他并没有有很明确的意识,可是在得知神域曾经有“龙”,就完全是另外一回事了,作为众神游乐园,“神魔”在神域是有影射的,那龙恐怕也存在,因为在地球的传说中,无论东西方都是最强大的存在。
  这让老王不得留心,这一路走来可不紧紧靠实力,老王其实是个很谨慎的人,无论如何他要弄清楚自己的力量到底是怎么回事,还有使用这样的力量会带来什么样的影响。
  当然这也可能有点过于谨慎了,但小心驶得万年船,万幸一点,神域并没有什么“禁龙”传言,至少当初在幻海骨魔面对僵尸龙的时候并没有额外的反应。
  秘法区里转悠了三天,翻看的都是各种有关真身的介绍,源起源末、辉煌与落幕,还真有关于龙族的介绍,龙族是所有文明中最早触摸到第五维度天花板的文明,俗称超九阶,但由于数量稀少,在建设神域的过程中消亡了,从文字里分析,老王几乎得出了一个判断,当年是龙族领衔带领着其他顶尖文明一起创建神域,也付出最多,神域建立的早期,大家都歌颂龙族的伟大,但时间实在太久了,随着新的顶尖文明的诞生,统治阶级的形成,为了维护新秩序和统治,似乎也没必要歌颂什么了,所以最近千年关于龙族的事情就淡了,在看看这些二代们的情况,可想而知,他们只关心自己的强大和享受。
  这也让老王松了口气,千万别是什么禁忌,那自己这小胳膊可拧不过神域的大腿,里面也提到了一些关于巨龙的力量,形态都是地球旧时代西方龙的形态,先天操控法则之力,还有强大的智慧和肉体战斗力,不过从图册上看,这些巨龙里面还有一些外表俊美的类人形态的存在,似乎比巨龙更高一级。
  巨龙拥有龙气,是一种可怕的力量,跟老王的不太一样,王重这个本质上还是魂力,但上面提到的对于其他的魂力的先天压制却是有点像,这在神域是遵循的逻辑,高层次的魂力压制低层次的,基本上也是八级文明的天赋。
  王重进入冥想,现在的虚丹已经有了完全的变化,一个龙形越来越明显,整个虚丹也呈现金灿灿的样子,对于力量的控制,王重现在可分为三阶:第一阶段,普通状态,魂力加神化细胞;第二阶段,虚丹真身,也就是翅膀状态,操控冰火法则之力;第三阶段就是启动龙气,虽然依然是翅膀状态,但作为操控者的王重很清楚,力量性质已经完全发生了变化,说真的,真不惧任何实丹,他倒想见识见识更强的战力。
  在藏书阁中泡了一个多星期,王重对自己的力量又有了进一步的认知,老王是个善于思考的人,而火魔族那边的事儿似乎也悄无声息的就落下了帷幕。
  只在两天前,天贝督主艾尔莎亲自送来了一封信件,给王重简单介绍了一下事情的处理结果,算是了结了她对王重的承诺。
  处理结果一点都不让老王意外,格拉文图已经招供,是他个人觊觎海皇星文明的财富,因此借职务之便,假传天尊任务内容,在想要拉拢王重同流合污时,被王重严词拒绝,恼羞成怒之下才协同几个手下对王重出手。最后经机械族仲裁庭认定,格拉文图犯了背叛星盟、暗杀天尊班成员等一系列无可饶恕的罪行,早在昨天晚上判决生效时就已经就地处死。
  一个原本牵涉到火魔族和天贝族之间暗中较劲、高层博弈,乃至牵涉到暗杀天尊殿下等等复杂内幕的案情,直接以一个区区实丹的死亡作为宣判的终结,只要是稍微有点脑子的人都知道这里面的水肯定深得没底。可那又怎么样呢?而且这事儿真就只是如同这一纸判决般简单吗?
  这种事儿肯定是不可能真正追究到底了,否则单以罪名论,维护律法的尊严,挑衅天门、假传令旨,那就得是灭火魔族全族!谁敢?谁有那个能力?任何一个强大的老牌八级文明,真要撕破脸皮致他们于死地,除非是天界四族出手,否则就地界这些大家实力都相当的文明相互制衡,就算是天贝族加上泰坦再加上自然族等等,集合整个天门的力量,想要彻底灭掉一个垂死拼命的火魔族都绝对不是件容易的事儿,那巨大的代价,没有任何文明愿意去承受的。
  不过,天贝族和火魔族私下里肯定已经达成了某种协议,毫无疑问,火魔族付出了足够的代价,吃了大亏丢了脸,才换取了天贝族在这事儿上不吭声,任由他们走程序的态度。当然,天贝族拿了好处,倒也是没忘记王重,督主的信件中除了介绍一下有关格拉文图的宣判之外,还说了三个事儿。
  其一,天门内阁的诸位大人,对王重这次任务的表现、处理方式都非常满意,甚至包括吃了大亏的火魔族,都不得不装着拍手称快的样子,赞扬王重替火魔族除掉了害群之马……奖赏是肯定的,天尊任务的奖励原本就不少,会给两百贡献点,换算成天尊班积分足足有一千分。而王重的完美表现,又有天贝族在内阁的提议,几乎是一致通过,给予了他双倍的奖励,四百贡献点!
  其二,天贝督主私下赐予了王重一百贡献点、一万金星的奖赏,表面上是表彰他这次的表现,实际上说直白点就是给他分点好处……从火魔族手里拿来的好处,当然这肯定只是两族交易中很小很小千分之一甚至万分之一的份额,当然以督主的地位,能记得起王重已经算不错了。
  第三个消息则是来自海皇星那边,都不用后续机械族的调查,星盟原本就没有往海皇星文明派遣过任何其他的星盟使者,杀害使者之罪自然也是无从谈起,那边洗脱了罪名,对王重也是无比的感激,海皇送上了一份儿厚礼,两万金星加上两座机械族D级战争堡垒,只是他们已经脱离星盟,无法联系上王重,于是通过前往海皇星安抚他们的天贝族使者转交。
  如此前前后后一统计,天门贡献点五百,金星三万,还有两座对地球来说极有战略意义的D级机械族战争堡垒,老王也是心情畅快,有种凭空发了一笔横财的感觉。一边给督主回信表示感谢,一边也是将到手的两座机械族战争堡垒,连同两万金星转交给了乔纳斯,让他通过幻族交到马东手上,那边现在本来就联系频繁,往来贸易和交易也是相当多,转交这类物资,比起通过天宝街途径可是要方便多了。
  ……
  一个人类的角斗场,在圈子里面成为了一个不大不小的热闻,不少文明都开始重新审视地球人类这个新加入神域的文明种族,他们的确很弱,但是,他们的适应性却超过了大多数比他们更强大的文明,艾俄洛斯就是一个证明,而且,只要愿意打开耳朵去听,放下眼界去看,人类已经开始崭露头角,细雨润物般的渗入了神域的各个领域,虽然还不是顶尖,但总有那么几个突破界限引人注目的尖锥,甚至于天门都有一些传闻。
  而且,人类有些不一样,除了适应能力之外,他们似乎更喜欢打破常规……甚至有点不可理喻。
  艾俄洛斯的角斗场,就正在打破角斗场圈子里面最近数百年平静无波的圈子规则,他竟然把角斗场按比例划成了什么“股份”,然后分配了出去,优秀的角斗士将成为角斗场的主人!
  拿到了这些“股份”的人,虽然不能改变“身份”,但可以通过股份的比例享有角斗场的赢利分红。
  一个全新的角斗场运营模式,就这么毫无征兆的出现在了一直执行古老规矩,一切按传统行事的角斗场中。
  “他们将这个称作‘尊重’,这个人类坚持蠢的一塌糊涂,一群奴隶废物最不需要的就是这个。”
  “嚣张跋扈!迟早会让他知道什么叫传统!”
  “问题在于他竟然把所谓的股份分给了那些角斗士,甚至连奴隶都有!成何体统!”
  对于底层文明,艾俄洛斯赢得了许多尊重,对于他,甚至于对地球人类的改变,但是,站在角斗场圈子的角度来看,许多经营着竞技场的资深大佬们对这个突然冒出来的人类扰局者充满了恶感!
  艾俄洛斯的股份政策破坏了传统的圈子规则,更打破了固有的环境,虽然目前还没有波及到其他竞技场主的既得利益,而这些竞技场主的经营区域和范围也和艾俄洛斯的竞技场也不存在直接的竞争冲突,但是,原本在平静的海面掀起了风浪,这些正在发生的变动增加了不可控的风险。
  在神域,不是走到了绝路之上,很少有人愿意冒险。
  当然,这是竞技场主们的厌恶!而在角斗士的圈子当中,对艾俄洛斯的变革又是另一种截然不同的态度!
  每一个接触到“股份”的角斗士都热烈到近乎疯狂的举手赞同,有一双举一双,有一百只手举一百只手,绝不会落下一只手不举起来。
  有的角斗士可能根本不在意这点钱,他们唯一剩下的就是一点存在感,只有同为角斗士,同为底层文明的艾俄洛斯能够理解他。
  艾俄洛斯成了他们的神,成为了无数角斗士的神,哪怕是其他的竞技场,都在流传着艾俄洛斯的传说,从一个奴隶角斗士到角斗场老板,简直是不可思议。
  更让他们尊重艾俄洛斯的是已经重新成为自由民,并且高高在上成为竞技场主的他,并没有放下角斗士的身份!
  艾俄洛斯仍然会下场竞技,那些挑战者们只要能证明他拥有挑战的实力,艾俄洛斯从未欠过这些人挑战他的机会!
  想在角斗场上干掉艾俄洛斯的人数不胜数,有为了名声而来,有的则是另有居心,将这些挑战者们排个队,或许能从天河的这头排到另一边的对岸。
  “吼……”
  陡然,激烈的吼声打断了竞技场主们的商议,他们将注意力放到了外面的竞技场上。
  两名角斗士正在舍生忘死的互搏,令竞技场主们倾目的是不是他们的力量,抑或是强大的招式,而是他们之间迸发的那种激情!
  那是一种极其强烈,感染了全场,令观众们陷入了血怒一般的激情当中,能让他们忘情投入,宣泄积累了一天或者更久的情绪的激情。
  竞技场主们的神情凝重的看着,这是他们手下角斗士所不会有的一种状态,也许他们可以用生与死来让那些角斗士们之间激烈的拼杀,但绝对不会让他们的战斗充满了这种生命撞碰的感染力!这种感染力,显然更能让观众燃烧他们的情绪,他们更看到许多贵宾观战室亮起了打赏的光芒,很难相信,这仅仅只是一场垫场赛!却已经达到了普通正赛的观赛水平——至少,竞技场的收入方面已经达到了!
  当然,也并不是所有的竞技场主都是保守派。
  这时,另一间贵宾室中,扎力罗晃正在招待着三名大竞技场主,他们在圈内有着强力的资源,并且和星盟官方有着关系。
  “诸位,股份制带来了不一样的风气,最直观的就是角斗士们对于角斗的积极性,我们不需要再用生或死来威胁他们去角斗,很多时候,他们自己渴望上场去证明他们有那个实力和资格获得竞技场的股份。”
  扎力罗晃侃侃而谈,击溃水晶人之后,他和艾俄洛斯一人一半的接收这间竞技场,艾俄洛斯负责打拼名气,而已经身为黄金泰坦,泰坦族新晋天才的他负责拉关系。
  三名竞技场主的脸色也都略带凝重的看着场下正在进行的决斗,这并不是生死战,但是,两名角斗士打出来的水平,甚至已经超过了生死之战的感染力!
  换成传统的情况,只要不是只有一个能活着下场的生死决斗,角斗士之间都会尽量打得十分平稳,当然,会有一定的视觉效果,但观众并不愚蠢,没有感染力的战斗,一目了然。
  这种情况,一直都不利于竞技场的发展,但却一直无解,竞技场不可能每一场都安排生死竞技,这样很快就会没有角斗士可用。
  神圣竞技场显然改变了这一个情况!
  “股份,的确是一个好办法,调动了角斗士奋斗的决心,而且他们只是享受分红,其他的依然在我们手中,有什么影响呢?最重要的是,我们的收入将大幅度上升,这是一石数鸟的好事儿。”
  扎力罗晃举起手中的酒杯,微笑示意说道,对于自己这位地球兄弟的想法,他不太完全理解,但是黄金泰坦无所谓,他愿意陪着艾俄洛斯一起玩大的,他想见证一下地球人到底能走多远,还有艾俄洛斯口中那不可一世的两个兄弟,据说牛逼的简直不像是地球人,反正他已经和艾俄洛斯打赌了。
  “的确,你们提出的合作方案,我可以有条件的接受。”
  “不不不,尊敬的先生,你可能没弄清楚一件事情,变革一旦开始,你知道会有多迅速,看看下面的观众,你看看他们脸上的神情,在你们的竞技场,就算生与死的决斗,也很难在他们脸上看到这样专注的神色吧?现在,他们已经在这里被宠坏了,习惯了我们的特色之后,你觉得你们要用多少时间才能适应这些被宠坏了的观众?”
  扎力罗晃啜着美酒,嘴角的笑容让三名竞技场主眼角抽搐。
  “所以,没有条件,要么行,要么等着看,不过,时间不会回流,下一次再谈,就是另外一种情况了!”
  “你们确定,你们说的这个‘神域角斗超级联赛’真的能成?”
  “证据就在你们眼前,只是一个股份改制,我们就把一直和竞技场是对立关系的角斗士改变成为了竞技场的一份子,这个月的财报也已经给你们看过了,三位的眼睛瞪得有多大,是不是还要我再笑一遍来提醒三位?改变,就是好事,踏先一步,我们就是未来的领导者,慢行一步,就只能被人领导,记住超级联赛只需要十二个竞技场,以后其他人想要加入都需要我们的同意。”
  扎力罗晃放下酒杯,看着对面变幻的神情,他知道,他拿下了这一仗。
  “三位,相信我,我们在改变世界,我们会让角斗圈变得更好,更伟大,在神域更加拥有影响力,更直白一点的说,我们会赚比过去多一百倍,一千倍的钱。”
  “那么……干杯!为了合作。”
  “干杯,为了历史,现在,我们就是在创造历史的那一个时间里面,你,我,他,还有他,都是这个时间的主角,为了我们,干杯!”扎力罗晃知道怎么在这种时候挑逗气氛。
  半小时后……
  艾俄洛斯看着手中优厚得无法相信的契约,上面有着星盟的公证印契,这是谁都无法违约的契约。
  “他们没有问过我们的底线?”
  “底线?和一个黄金泰坦谈底线?他们不会有那个想法,最多是想在联赛上面打折,对他们来说,投资没有问题,但是一个个都不想动用他们竞技场的名声。”
  “你是怎么忽悠他们的?”艾俄洛斯笑着摇了摇头,他策划的超级联赛计划,要统合整个神域的角斗场,开局就必须有多个大型知名竞技场的联合加入,从而形成主客场的联赛模式,最大化的将那些只是观众转化成为不同角斗场队伍的铁杆队迷,而不再是松散的观赛,固定与规范化的赛程和比赛日,也将会帮助那些观众去选择他们真正感兴趣的比赛。
  当然,这样的策划,比起股份制带来的改变要更加冲击巨大,也更加危险!
  扎力罗晃能说服那三位不附加任何条件的成为他们的合作伙伴,简直就是一个奇迹。
  “忽悠?我也想,但这帮家伙比我们鬼的多,只有我们现在的声望和口碑才能牵头做这件事儿,而作为掌控者,改变现在的松散现象,是每个角斗场主的目标。”
  扎力罗晃了解的晃了晃手,然后给艾俄洛斯倒上了一杯。
  艾俄洛斯接过酒杯,和扎力罗晃轻轻碰杯,一饮而尽,“有事?”
  扎力罗晃也一饮而尽,点点头说道:“你让我打听的事儿终于有回音了。”
  艾俄洛斯呼吸一滞,他目光紧紧地停留在在扎力罗晃的脸上,等待着他的下文。
  “咳,能不能不要这么淡定?”
  “有吗?我很紧张。”艾俄洛斯额角青筋跳动。
  “看不出来……开个玩笑而已,快收起你的拳头,今天没兴趣和你这个变态斗殴,嗯,妖精那边有点奇怪,一开始就只有一个滚字。”以前扎力罗晃真可以艾俄洛斯五五开,但现在的艾俄洛斯已经可怕到让泰坦都退避三舍了,他的提升速度超乎想象,尤其是拥有资源之后,艾俄洛斯简直是天生为战而生。
  “然后?”
  “据我的人传回来的现场是,当时一个信使飞进了妖精公馆,然后,他又被叫了回去,妖精同意了你和妖精之间的特殊关系,你可以和她在一起,但是,有一个特别条件,你猜猜看是什么?”
  “难不成他们要竞技场?”
  “回答正确,没有奖励,你怎么看?不管你怎么选,我都没有意见。”
  艾俄洛斯伸手揉了揉眉间,无数的念像流星一样从他脑海中划过,他目光变得坚实,“漫天要价,坐地还钱,妖精那么高傲,竞技场这种地方,根本就不合他们的调调,所以,他们要的不是竞技场,而是有别的有价值的地方。”
  “你是说……这里面有更深的含义?”
  “绝对有,神域有点不太稳当,帮我查查,最近有什么特别的新闻,关于地球的。”艾俄洛斯微微一笑。
  论斗争和敏感性,又有什么文明比的过地球人呢。
  ………………
  天贝族和火魔族的事儿是了了,却并不代表着火魔族和王重的事儿也了了。
  老王的蘑菇屋的房门被人轻轻叩响,打开门一瞧,门外站着一个面如红玉的男子。
  这男子看起来只有二十不到,比王重看起来还更年轻一些,可脸上那丝微微的笑意,明亮的眸子闪耀夺目,给人的感觉非但没有丝毫的稚嫩,反倒是潜藏着一股无比锐利的锋芒和气度,深藏在他灵魂深处。
  “你就是王重吧?”火魔上上下下肆无忌惮的打量着老王。
  “你是?”
  “火魔族,普米修斯。”那男子微微一笑,明亮的眸子只是在王重的脸上微一停留:“不请师兄进去坐坐吗?”
  师兄?
  老王也是注意到了对方手指上带着的天尊戒子,火魔族的天尊班成员。
  这倒并不奇怪,天尊班的成员,老王真不认识几个,都是神龙见首不见尾,而除了拉薇尔师姐他们这几个最顶尖的天尊之外,其他天尊殿下大多都是在外历练修行,或是在执行天尊任务、亦或是在第五维度各处险地闯荡,这普米修斯应该就是其中之一。
  “呵呵,请进。”
  火魔族对自己可绝对谈不上友好,此人只怕是敌非友,可在他的脸上和眼神中,王重却看不出丝毫的敌意或是仇恨,反倒是有着一种淡然,说话看似相当随意,实则却隐含锋芒,能在和老王说话时不知不觉中就占据主动的年轻人,这还是第一个。如果此人是自己的敌人,那倒是比面对巴洛那种蠢货要有趣得多。
  “房间不错。”普米修斯看了看蘑菇屋中的布置,笑着说道:“麻雀虽小却是五脏俱全,有点像你们地球,地盘不大、资源不多,可却能诞生出像你这样的奇才,让人惊讶。”
  “奇才谈不上,运气好罢了。”王重微笑着回答:“师兄不会是过来找我唠家常的吧?”
  “哈哈。”普米修斯笑了起来:“师弟看起来是个急性子,传闻中说王重师弟嫉恶如仇,性子火烈,人若犯你一尺,你必还人三丈,从不会顾忌对方的身份,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过奖。崛起于微末,不懂太多礼数。”王重耐着性子跟对方捣糨糊。
  似乎是感觉到王重语气中的不耐烦,普米修斯笑着说道:“师弟不用紧张,我没有什么恶意,显自我介绍一下。”
  “普米修斯,火魔族,暴魔元年56期天门门徒,如今身在天尊班中历练。上一个天尊任务,我花了两年时间,错过了师弟在天门这新人期的一年精彩,真是遗憾。但作为我个人来说,听说了你的事迹之后,我很欣赏你,和十年前的我很像。呵呵,地界万族,无数生灵,能在其中找到一个与自己相像的人可是天大的缘分。”普米修斯顿了顿,脸上的笑容未变,直视着王重的眼睛,带着锋芒的锐气却又并不显得咄咄逼人:“我上一次的天尊任务是在天魔界,两年的任务时间中,我碰巧弄到了两份天魔界的魔殿信物,有意邀请师弟一起,不知师弟是否有兴趣?”
  天魔界,天门各大秘境世界中都排得上号的地方,无尽纪元之前曾公然和天界四族作对,自号是当时的第五大九级文明,联合无数暗黑世界的文明,要挑衅天界四族对第五维度的统治地位,双方延续了足足数个纪元的征战,最终的结果是天魔界战败,文明被摧毁,原本繁华得堪比天界的天魔世界也成为天门的一个历练秘境之地。听说里面有着无数曾经超越金丹的无上强者留下的宝藏、传承,虽然里面危险重重,闯入者死亡率极高,却仍旧是吸引着一波又一波天门精英们前往。
  而普米修斯口中所说的魔殿信物,显然就是天魔界某一个宝藏或是传承之地的进入凭证,老王曾在天物阁的兑换清单上看到过类似天魔界层次宝藏信物的东西,动则便是数千贡献点起,而且还少的可怜,普米修斯竟然要白送自己一个?
  这是打算把自己骗出去宰掉,还是准备要拉拢自己?
  对方是想拉拢自己的可能性比较大,而且不但只是对王重实力的认可,更大的可能和目的,还是想要摆天贝族一道。毕竟现在王重和天贝族正在蜜月期,要是王重突然接受了火魔族天大的好处,还和这普米修斯一起前往天魔界探险,这和公然背叛天贝族,转投敌人怀抱有什么区别?无论是声誉还是脸面,这种做法都犹如是狠狠扇了天贝族一耳光。
  “以我的实力,去天魔界只怕还是有些太危险了。”老王笑了笑:“师兄的美意,我怕是无福消受,再等几年吧。”
  这敷衍之气,隔着三米远都嗅得到。
  普米修斯微微一笑,倒也并不劝解和否认,只是转而说道:“听说师弟你们的地球文明刚刚在卡坦克莱区建立了联络点,还升为了四级半文明,进入五级考核序列?呵呵,这对普通刚刚进入星盟的文明来说确实算是一个很难以想象的晋升速度了,得到了天大的好处。可那只是对普通文明而言,我觉得对于师弟你这样的人才来说,你的母族地球文明,应该得到更多。”
  王重微笑着与他对视,这家伙确实厉害,似乎早就将自己已经研究透了,知道自己最在乎的、最想要的是什么。
  只听普米修斯淡淡的说道:“我火魔族在星盟的地位并不丝毫亚于天贝族,天贝族能给予你地球的,我们能给予你更多。一倍?两倍?甚至十倍,对我们来说,那不过只是一个星盟利益的分配,有什么关系呢?在来这里之前,我已经向火魔族高层提起了申请,只要上面通过,地球文明明天就可以直升五级文明,甚至可以保证你们地球在三年内进入六级考核序列。”
  “还有。”普米修斯的声音相当自信,因为他提出的条件是一个低等文明不可能拒绝、也无法拒绝的。王重在火魔族之前的评估中固然是一个很有脾气、很有骨气的家伙,可是却也别忘了,他同时也还是一个为了生存而可以不择手段的狠人:“我火魔族在边缘世界的贸易有很多,权限也很大,地球文明刚刚在星盟起步,急需的是各种经济和贸易伙伴上的支持,通常建立这些圈子关系,对一个文明来说至少是数百年的事儿,可只要是和我火魔族合作,那其实就是一句话的事而已。师弟,你说呢?”
  “师兄。”老王微微一笑:“我觉得,人还是靠自己比较踏实。”
  “哦?连这样的条件也不能抹平师弟对之前格拉文图那个小小误会的不快吗?”
  “换成是你呢?”老王真不知道对方想干什么,当自己是天真小白兔吗?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