衍墨轩小说网

第二十四回 大闹清微(二)

小说:师父总是太无情 作者:葭公子 更新时间:2019-09-13 20:02
  “站住!”
  “站住,妖怪!”
  ……
  听得那女真人一番话,周围众人纷纷附和道。
  登时,我怒极,倏然转身之际,却见众人哄然向后一退。
  “不过一个小妖怪罢了,竟也能吓破你们的胆子!简直一帮废物!”忽地有个紫色婀娜的身影从人群中旋身而出道,我一瞧,却是洛瑶。
  “还偷走了什么东西,识趣的就赶快交出来,若是真让我们搜出来,那便不会如此客气了!”洛瑶说着,手中钢鞭早已幻化而出,瞧着那宛若巨蟒腾空飞舞的银鳞钢鞭,我的身上便隐隐作痛。
  我使力攥紧了手,咬牙半晌,终是切齿道:“我说没偷便是没偷,怎么,你们这些人是打算仗着人多势众屈打成招不成?”
  “竟还想抵赖?!你水淹玄微宫,偷走水云塔,这大家都看见了,莫非,你大费周章毁我南薰阁,竟是别无所图闹着玩儿的?”洛瑶身后忽地蹦出一个小道疾言厉色地吼道。
  “我说没偷便是没偷,若是你们真想搜身,那便过来吧!”我气极之下,拳头捏的咔咔作响。
  “这妖怪是死鸭子嘴硬,别跟他废话,给我上!”只听洛瑶身旁女真人一声令下,众人便纷纷举起刀剑向我逼来,一时之间喊杀之声震天撼地。
  “你们简直欺人太甚!凭什么诬陷我!!!”我暴怒之下便朝着人群狂吼一声,许是我胸中郁结之气憋了太久,甫一释放,竟引得地动山摇,不过刹那,天地之间飞沙走石煞风大作,我那高亢震荡的喊声竟连我自己也震住了,抬眼一瞧,只见得面前众人衣袍纱带无不狂飞乱舞,周围几株合抱粗的大树忽地轰然倒地,那些真人打扮的道士尚且还能稳住,后面那些一窝蜂跟来的道学生们却有如荧芥一般被煞风吹起,在那半空之中手脚乱舞片刻便被吹得无踪无影了。
  也不知过了多久,煞风终于止住,那些伏倒在地的真人仙上们方才纷纷爬身起来,而洛瑶那打理得一丝不苟的高耸发髻,竟也早被煞风吹得四散飞扬,只见她抬起那只掩面挡风的手来,向头上稍一触摸,便登时怒喝一句道:“大胆妖怪,本想饶你一命,既然如此不识趣,那便快快受死吧!”她说着便举起手中钢鞭向我呼啸甩来。
  这钢鞭,在那太一山上,我曾狠狠吃过一记,着实疼得紧,于是,见它又威风凛凛的向我逼来,我便下意识地飞身一躲,只听“啪”一声,钢鞭落地,竟震得地上巨石纷纷跃起,“轰”伴随着巨石落地之声,我也随之站到了洛瑶面前。
  “洛瑶院主,无凭无据,你竟也敢枉杀性命,听闻你贵为二十四院之首幽荧院院主,我倒觉得,你无德无能枉为上仙!”我定定瞅着洛瑶凌厉说道。
  “你……”想她向来被人吹捧惯了,乍听的我这鄙夷奚落之辞顿时气结,“你算个什么东西,竟也敢来置评我?!好吧,既然痛快了断你不想要,那就待我将你拿住,将你的舌头拔出来再枭首示众!”
  听得这话,我心道,洛瑶此人果然恶毒,不过区区一句话,竟要拔我的舌头。我正凝眉忖度,那洛瑶竟再次纵鞭,狠狠向我脖颈处甩来,那鞭子快如闪电,一时之间,竟让我无从躲避,既无处躲,我便反手一夺,将那鞭尾握于手中,只使力一拉,便叫那洛瑶猛地踉跄几步。
  “你……你竟然可以躲过这银雪鞭,你……你……你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怎得又是这句话,我蹙眉心道,今夜到底是怎么了,怎得一个两个都问我是个什么东西。
  “既如此,那本院就让你尝尝银雪鞭灵解的厉害!”洛瑶说着便想抽回那钢鞭,我却狠力向后一拽道:“灵?灵你个头啊!你问我是个什么东西,我倒要问问你是个什么东西!”我说着便奋力一甩,将那银雪鞭“啪”的一声甩在地上,鞭身落地,竟听得“啊!!”的一声惨叫,我微微蹙眉,却见那鞭头处,洛瑶正伏在地上一口一口的狂吐鲜血。
  哗哗哗!我又将它凌空甩起呼呼晃了几晃,只觉得,那鞭子在月光的照耀下,闪着凌凌银光,冷艳非常,果然是个好鞭,想是它分量够足,力道够猛,通体泛光,又相当拉风,甩起来很是得劲,于是,我便甩得不亦乐乎,停都停不下来。
  哗哗哗!啪啪啪!
  在空中晃够了我便甩,甩够了我便晃,一时之间,耍得那叫一个欢畅。
  “洛瑶院主……”
  人群中忽地有人凄厉一喊,我定睛一瞅,却是那个女真人,只见她眼中含泪,盈盈望着我手中银雪鞭的鞭尾。
  哭了?瞅着一个鞭子哭,这是作甚?我心中大为不解,心道,莫非这鞭子还有什么妙用不成?如此一想,心下好奇,便也顺着她目光向那鞭尾瞧去,这一瞧不要紧,见那鞭尾之处竟有个衣衫褴褛披头散发的女人正气息奄奄得伏在地上,是洛瑶?!
  我皱了皱眉,抿了抿唇,眨了眨眼,心下狐疑道,莫非我这耍了半天鞭子,那洛瑶竟一直没撒手?这……这……她也太死心眼儿了吧……得亏停下了,要不然,我今儿个不得残害一条生灵了?虽则,我与她有一鞭之仇,可我已将她耍了半日,胸中那口郁结之气早解了,现而今,看她这副模样,心下倒着实有些过意不去。
  见我停止甩动,那洛瑶便颤巍巍抬起了头来,涣散的双眼好半晌才凝起了神来,她只定定的瞅着我,口中喃喃道:“银雪鞭,灵……灵……”说着便“啪”的一声再次栽倒在地。
  听得这话,我心下狐疑,曾记得,老道在时,常常于三清观中念咒,整日价吵得人头疼,什么天灵灵地灵灵某某某某快显灵,想不到,如今这洛瑶院主竟也爱上了这咒,真真是匪夷所思之极。
  我瞅着地上已然昏厥过去的洛瑶,拍了拍手上的土,拂了拂身上的尘,又瞅了瞅围在周遭的小道们,心道,罢了罢了,若他们不来诬陷我偷东西,我且不与他们计较,时辰已是不早,倒不如赶紧回到重阳阁中寻寻黑狗去。
  “离儿……离儿……”
  可我刚抬脚,却听得背后玄空之中忽地传出一个久不相闻的声音来,听得这声唤,我心下猛一刺痛,是娘?!
  我登时转身举目相望,“娘……你没死?”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