衍墨轩小说网

第三十四章 打lol

小说:穿越成了魔教少主 作者:今月何尝照古人 更新时间:2019-07-12 00:15
  远方的小城,小桥流水人家,如诗如画;车如流水,马如龙,青楼唱曲,十里桃花。
  时值阳春三月,烟雨濛濛,细雨如丝,春离料峭,自远方来消闲游乐的大肚油腻富商巨贾,自一辆辆银色的轿车内走出,却是丝绸锦衣,腰束锦带缠万贯,满面油光春风得意,步宇轩昂雍容华贵。那世家翩翩公子眉如墨画,神如秋水,身披青衫,腰束软剑,骏马长嘶,牵马缓行,络绎不绝于市。高堂木楼,雕栏缭绕,画舫珠帘,推杯换盏之声不绝于堂,莺歌燕语不绝于桌,市列珠玑,户盈罗绮,贩夫走卒沿街叫卖,声音更是不绝于耳,真好似那人间天上,却又令人分不清古今。
  颇具古风老旧的山庄,不但墙上的许多地方都是残砖断石,房间多处木门也都已经断裂倾倒。此时的宁诺身穿一袭青衫长袍,嘴角叼着一支点燃的香烟,倚靠在窗边眺望着这山崖下的小城思索着什么,口中慢慢吞云吐雾着。身后的留声机黑胶唱片缓缓转动,婉转的响奏着不知名的音乐,给此间平添了几许温情和别样情调。
  留声机是修行界制造的,譬如现在风行的车辆,都可以这样说。修行界制造的种种东西其动力内核和人间的不一样,制造的动力也很干净,大多使用的是能量晶石,不会乌烟瘴气。
  当他方才看到这座小城的那一刻,脑海中,就已经出现了关于山下这坐小城的记忆。
  这座小城名叫东都城,是天玄大陆天星州的附属。
  前身原是天星城天魔教的少主,前不久,前身正带着自己的护卫,在天星城大街上闲逛,看到林可儿绝世美貌后,惊为天人,当下便吩咐手下将其绑了回去,哪知她竟是南朝公主。
  为躲避南朝国的追杀,母亲便安排自己来到此处山庄,让自己避祸。
  “避祸?少主我也需要避祸?!
  “林可儿是南朝天启国的皇室,可这里却是天星国的地盘,何况我天魔教还能怕了他们?””宁诺神情旋即一怔。有些神经错乱的感觉,看来这是前身的思绪在作怪!
  心头冒出了一股焦躁郁闷,宁诺感受到之后,虽不习惯,却也不禁一笑。
  宁诺回过神来,只觉得头有些胀痛。
  看来,这个世界的前身,对于避祸这事真的很是不满。
  想想也是,身为天魔教的少主。平时的他是何等张扬叛逆,哪里受得了这样的委屈。换做往日,只怕早就不管不顾大吵大闹了。
  只是这一次,却是宁夫人亲自己安排的。而“自己”虽然混蛋,但对母亲却是孝顺听话,因此心中颇为不满,却也只能老老实实地呆在这。
  只是胸中气愤,难以发泄。
  不过,就宁诺现在的角度来看,这却是很平常的一件事。
  之前地球的人生中,他常年累月地宅家里,吃外卖,打游戏,活动空间远比这里小得多,丝毫也不觉得有什么大不了。
  忽然,身后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
  “少主,抽烟这人间的恶习可不能沾染!”
  宁诺回过头,只见一位六十多岁,满头白发的老人,正站在门口。
  通过记忆融合宁诺知道,眼前这老人是自己的管家,“是周伯啊,烟我也就是尝个新鲜。”宁诺微笑着道。
  周伯弯腰恭敬地对自己道:“少主不要嫌我这老家伙思想保守,这来自人间的恶俗风气,不要沾染,唉人心不古,那傀儡宗制造的轿车又哪能胜过灵马……对了,差点忘了和少主说正事,钱长老来了。”
  周伯名叫周文武,是自己的外公,周关山幼年时一同长大的武仆。
  他追随外公鞍前马后几十年,后来母亲出嫁,他又跟随母亲到了天魔教,自己更是他看着长大的。名虽主仆,实则更胜亲人。
  而此刻,周伯来找自己,只怕原来的“自己”现在已经各种装病找借口了。
  只因这钱长老是母亲安排过来教导自己修练的。
  天玄大陆,类似古代的地球,但修武练气却是这个世界永恒的宗旨。
  宁诺的父亲宁天行,就是当世一位强大的魔门修道者。
  天玄大陆的修道者境界分为,人境,玄境,地境,天境,道境。
  早在宁诺出生的时候,母亲就是玄境上阶修道者,而父亲宁天行更是已经达到了天境中阶,成为魔教著名宗门天魔教的教主。。
  强者诞生后代自是非常不易,所以当时自己儿子刚刚出生父亲自然倍感欣喜,当下便大宴宾客。
  按理说,父母都这么厉害,宁诺在两位的教导下就算有所不济,也差不到哪里去。
  可偏偏,宁诺却是一个除了惹是生非,混迹烟柳之地外,对修炼的事情一点不感兴趣。
  原因很简单,怕苦,怕累,更怕痛!
  若是宁诺只有父亲的话,恐怕早就被活活打死了。
  可宁夫人对儿子的溺爱,完全是不讲道理的。
  “儿子现在不想学就不学好了,难道你堂堂魔教教主,还要儿子去帮你拼命?”
  “诺儿,别哭,有妈在。我看谁敢欺负我的宝贝儿子!”天魔教练功广场上,宁夫人带着哭泣的宁诺离开。而身后,则是宁天行气恼无奈地苦笑。这是每一次宁天行试图让宁诺修炼时,都会出现的画面。
  所以直到现在,宁诺的都没有认真的修炼过一天。
  而他平常整日在天星城欺男霸女肆意妄为的本钱,就是一帮实力高强的魔教护卫,以及教主夫人隐约的身影。
  不过,在前日调戏南朝公主林可儿时,他却被当时被绑着的林可儿打晕了,其实是被打死了,要不也没有现在的宁诺了。
  旋即宁夫人也意识到,自己终究不可能保护儿子一辈子。
  因此,在痛苦地做出决定之后,当下便决定逼着儿子修炼功法武技!
  为此,她为费劲心力宁诺请来了一位名师,也就是周伯口中的“钱长老”。
  而做完这一切之后,宁夫人就宣布闭关了。她打定主意,儿子在东都城避祸的这段日子,她一次也不来。因为她怕自己会忍不住心软。
  不过,宁夫人并不知道在宁诺接管这具身体之前,钱长老已经来这里好几天了,而之前的宁诺却天天找各种理由装病逃避,一次也没见过钱长老,更别提努力修炼,脱胎换骨了。
  “少爷,你多少还是下去应付一下吧,就怕钱长老一气之下走了,那夫人那边……”
  周伯愁眉苦脸地劝说道。
  然而他的话还没说完,已然回过神来的宁诺却是惊喜道:“哦,钱长老来了?”修道长生这对于刚从地球穿越而来的宁诺,无疑充满了神秘的诱惑!
  当下便迫不及待的向屋外走去:“那我们赶紧过去,别让人家等急了。”
  宁诺脚步轻快,先走在周伯前面,神情更是隐约带着几丝兴奋。而宁诺的反应,让周伯一下就慌了神。
  平常听到钱长老来了,自己这混账少爷通常都是各种装病。可今天却二话不说,反倒是走在了自己的前面。
  想到少爷的混账脾性,一个念头闪过,周伯瞬间冒出了一身冷汗。
  “少主,少主……”周伯快步跟上:“您不想学我可以去跟夫人说,您可千万别跟钱长老起冲突,别得罪了他……”
  周伯唠唠叨叨,宁诺却脚下轻快,一边走一边摆手,声音清朗:“知道了,知道了。”
  两人说话间,已经到了前院的练功场。
  此刻练功场边的凉亭石桌上,摆满了各种糕点和茶水,仆人都站在一旁侍候着。
  只见亭子里坐着一位白发老者,另有一个中年状汉,和一个少女,站在他的身后。
  少女东张西望,神情好奇,而老者和中年汉子都脸色微沉,目光冷冽,似乎坐在这里都是耐着性子一般。
  当宁诺快步走进练功场的时候,那老者眉头一挑,显出一丝意外来。
  “今天倒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老者语带讥讽道,“少主百忙之中,居然肯出来一见,老夫真是受宠若惊啊。”
  宁诺一听,怒气上涌,老匹夫……
  “不对不对,不能这样!”宁诺心里安抚着“自己”,赶紧把这种莫名其妙冒出来的情绪给快速的压了下去。
  天玄大陆强者为尊。而钱长老,作为天魔教的隐世长老,实力深不可测,地位尊崇。
  就算是宁天行在他面前,也要极尽礼遇。
  可这些天来,自己却是天天躲着,放人家鸽子。
  也算是钱长老看在夫人面子上,不予计较,这才屡次上门。换做他人,恐怕早就拂袖而去了。人家仅仅是这么讥讽一句,已经算轻的了。
  只不过,“自己”一向嚣张跋扈惯了,因此才有这反应。
  随即,宁诺恭恭敬敬地一辑:“让长老久等了。之前小子混账,多有怠慢。长老您千万别放在心上。”
  “咦?”
  看到宁诺的模样,不光钱长老愣住了,那中年汉子和跟在宁诺身后的周伯,也都愣住了。
  大家具是神情一滞,心下道“这小子又要耍什么花样?!”
  在天魔教,宁诺这个混世魔王的名头,教中早就人尽皆知。就这家伙他会认错道歉?!
  众人脸色古怪。尤其是钱长老和他身后的中年汉子刚才分明看到这小子怒气之色一闪而过,心下对他的道歉更觉虚伪。
  钱长老淡然开口道:“难得少宗主……”
  宁诺赶紧一脸笑意:“不敢,不敢,长老叫我宁诺就行了。”
  “那好,”旋即钱长老脸色一正淡淡的说道,“既然难得宁诺你今天过来了,那这修炼之事?”
  宁诺一脸恭敬地道:愿听师父指点。”
  ”钱长老摆摆手道:“不敢当,我只是受你母亲所托,来指点你一段时间罢了,言语之中怨气颇重。显然还为前几日被自己放鸽子而恼怒。
  宁诺尴尬一笑,也不知道说什么才好。抬起头来,却见钱长老身后那满脸稚气少女,正饶有兴致地盯着自己。
  少女脸上一脸看热闹的幸灾乐祸。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