衍墨轩小说网

第九回 天下无不散的宴席

小说:剑魔志之虎啸山庄篇 作者:恰如荒丘卧虎 更新时间:2019-08-14 05:22
  待盛满猴儿酒的马槽子稳稳当当的被虚行和岩卡班纳放到地上以后,这场盛大的篝火晚会再次被推动上了一个崭新的高潮!
  而可遇而不可求的‘猴儿酒’的确不愧被誉为百果之酿!酒液入喉之后来自百果的清甜馥郁登时充斥于口腔唇舌之间,紧随清甜馥郁之后的则是一股微微泛酸的果香,其果味儿之复杂交叠,直令饮者欲罢不能回味悠长!
  再次畅饮这种可遇而不可求的杯中之物的时候,之前受陶氏父子迫害的逃亡者们不约而同的将眼神飘向了小海的埋骨之处,并不约而同的叹了一口气。
  不过世间有太多遗憾,沉浸在昔日的悲伤不愿出脱不是长久之计,因为生活还是要继续前行,有滋有味的活下去才是对逝者最大的慰藉吧!
  这回猴儿王贡献出来的‘百果酿’之多可以说是倾尽了它们的窖藏,所以〔长春族〕和那二十名外乡人不约而同的将烤品摆在了这群‘特别的朋友们’面前。
  这时候就听到二脖子扯着他的破锣嗓子冲着姜牧野喊道:
  “老大!你头顶上有好多长着翅膀的小人儿啊!”
  姜牧野抬头瞅了瞅,小人儿没有,乱七八糟的小咬儿有一大球子。
  姜牧野等人冒出一脑门子问号,岩卡卡布见状后笑道:
  “老姜,别琢磨了,二脖子老弟吃菌子吃中毒了。”
  姜牧野急忙问道:
  “还请卡布老兄救我兄弟一命!”
  岩卡卡布道:
  “没事儿,这点毒性也就是让人看看会飞的小人或者澎湃的海浪,睡一觉就好了,我们都习惯了,平时个别人都会专门找这种毒菌吃,就是为了一乐,老姜不用担心。”
  仿佛为了印证岩卡卡布的话一般,坐在外围的狗剩子就像魔怔了一般,指着火光冲天的篝火大喊道:
  “好可怕的巨浪啊!我都快晕船了!”
  姜牧野无奈一耸肩,道:
  “得,又栽进去一个。”
  杏儿担心道:
  “要不要服他们回去休息啊?”
  岩卡卡布笑道:
  “没事儿,杏儿姑娘,他们这会正好亢奋,强迫他们回去,他们还会跑回来的,等他们折腾完了就好了。”
  之后众人尽情吃喝,享受着这难得欢聚与放松,吃喝完毕之后,那些能歌善舞的〔长春族〕的男男女女们再次入场跳舞了,不过与之前的两两一对儿的舞蹈有所不同的是,像姚俊杰这帮不愿入场的人,也得参与进去,并非跳舞,而是负责帮那群跳舞的男男女女摆弄竹竿,不错!接下来他们的舞蹈就是鼎鼎大名的‘跳竹竿’了。
  八根长竹竿平行排放成四行,竹竿一开一合,随着音乐鼓点的节奏,不断地变换着图案,四到八名男女青年随着或快或慢的节奏,在交叉的竹竿中,灵巧、机智、自由地跳跃,当竹竿分开时,双腿或单脚巧妙地落地,不等竹竿合拢又急速跃起,并不时地变换舞步做出各种优美的舞蹈动作,参加舞蹈的青年男女,一边跳舞一边由小声到大声地喊着:
  “哎--喂、哎--喂”
  既不能踩着竹竿,也不能被不断开合的竹竿夹着。跳竹竿者巧妙地跳跃其分合之间,或用单脚,或用双脚,做出各种旋转及舞蹈动作。表演舞花扇、翻斛斗举等高难险技巧花样动作,跳竹竿现有
  “穿山过海”、
  “情人上路”、
  “邀游八卦阵”、
  “骏马跳桩”、
  “飞跃龙门阵”、
  “勇闯斩头台”
  等多种套路。
  “跳竹竿”过去是“女打男跳”。
  如今已形成了“男女混合打跳”。
  大大增添了热烈气氛。
  星罗棋布的‘竹竿舞’的舞阵铺满了偌大一个广场,处于欢乐海洋的男男女女一直折腾到了下半夜,这还是因为天公不作美,一场淅淅沥沥的山雨把这帮热情似火的男男女女浇了个透儿心儿凉,这才将他们赶会了各自的住处!
  混乱中,姚俊杰将微醺的杏儿来了一个‘公主抱’,直接跑回了他之前与小海同居的吊脚楼,不过现在那里的女主人变成了姚俊杰怀抱里的杏儿就是了。
  推门进去以后,蜷在姚俊杰怀里像小猫儿一样的杏儿道:
  “阿杰哥,今后咱们就在〔长春谷〕安居乐业好不好”
  姚俊杰道:
  “〔长春谷〕虽好,但毕竟属于寄人篱下,我考虑着什么时候,再次把‘琉璃厂’开起来,当然了,锦官城是绝对不行的,你想啊,陶铁一死咱们就回去了,傻瓜也知道咱们脱不了关系了。”
  杏儿担心的问道:
  “阿杰哥要去哪里啊?还会回来吗?”
  听出杏儿语气中的失落以后姚俊杰刮了一下她的鼻子尖儿,说道:
  “傻丫头,瞎寻思什么呢!我就算走到天涯海角,我身边也不能没有你啊!你担心我是始乱终弃的‘陈世美’吗?”
  杏儿听到她的阿杰哥承诺不会抛弃她以后,扑进了姚俊杰的怀里,呜呜的哭了起来!
  姚俊杰知道她这是喜极而泣,所以也不加劝慰,只是不断的抚摸着杏儿的脑袋和后背。
  姚俊杰道:
  “好了好了,早点休息吧明天咱们去问问他们的意见吧!”
  杏儿点了点头,之后便伏在姚俊杰的怀里沉沉睡去了。
  第二天大雨未停,碰头会自然无从说起,一日无话,一直到三天以后,姚俊杰和杏儿各自收拢起了外乡人们,偶有路过的〔长春族〕男男女女虽然好奇这伙儿汉家人聚在一起所谓哪般,但也没有掺和其中的想法。
  二脖子打了个哈欠,含糊不清的问道:
  “姚老大,你把大伙召集起来唱的是哪一出啊?”
  其他人也好奇的看着姚俊杰,之后姚俊杰清了清嗓子道:
  “不知道大家对于‘琉璃厂’怎么看
  紫嫣道:
  “若非陶氏父子从中作梗,以‘琉璃厂’的吸金能力,现在小杰应该稳步的进入锦官城顶级的富豪圈子了吧?”
  虚行、胡嫣然、小南、秦无悲、秦无伤五人听的一头雾水,却插不上话,之后王者成道:
  “‘琉璃厂’的终止实在是太过可惜了,明明可以借此证明咱们的价值,结果……”
  对于王者成的失落,大家都心知肚明,要说‘琉璃厂’能大获成功,没有王者成巧夺天工的雕刻技艺支撑是绝对不成的,可以说‘琉璃厂’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绝对是王者成生命中最重要的一个符号,所幸在一年多以前被迫撤离‘琉璃厂’以后,环儿弥补了他内心深处中的那份失落,不然王者成非得郁闷出毛病来不可!
  二狗子急吼吼的问道:
  “姚老大,有什么话就直说吧!”
  二脖子帮腔儿道:
  “可不是嘛!昨天晚上那菌子吃的真得劲儿啊!”
  说完呲着大黄牙笑了出来。
  姚俊杰朗声道:
  “既然兄弟们着急了,我就不卖关子了,是这么回事儿,我考虑到咱们久居于〔长春谷〕虽然安宁,但毕竟是寄人篱下,所以我打算问问诸位的意见,咱们是继续隐居于此,彻底同化成为〔长春族〕的一员,还是离开这里,找个地方重新挂起‘琉璃厂’的招牌”
  紫嫣到:
  “娘年现在也是半老徐娘的年纪了〔超过30古称半老徐娘〕不想继续跟着你们这些年轻人东跑西颠了,我就留着这里,没事儿就陪小海唠叨唠叨,你们放手去闯吧!”
  姚俊杰刚想说些什么,就被人拍了拍肩膀,姚俊杰回头一看,此人正是姜牧野。
  姜牧野道:
  “我明年也要进入不惑之年了我就留下来陪伴嫣妹吧!以后有机会的话回来看看我们便是。”
  有姜牧野相陪,姚俊杰等人心里还能好受一点儿,之后其他人表示愿意一同离开〔长春谷〕到外面广阔的天地,再将‘琉璃厂’的金子招牌挂起来!
  众人俨然以姚俊杰马首是瞻,姚俊杰道:
  “一会大家就各自与相熟的〔长春族〕朋友们道别吧,三天以后,咱们再出发。”
  “好!”
  之后外乡人碰头会便解散了。
  “玛雅族长,希望您能理解我们的想法……”
  岩卡玛雅叹了一口气,道:
  “你们汉家人又有一句老话说的好,天下无不散的宴席,人各有志,没什么大不了的,只是今后若有难处,〔长春谷〕依然对各位敞开大门!”
  姚俊杰重重一点头,道:
  “如此姚某就谢过族长了!”
  到了第三天的大清早,王者成拉着环儿走到了姚俊杰面前,不好意思道:
  “小杰子,那啥,今天天刚亮的时候,环儿突然有了害喜的反应,刚刚族长把过脉证实了我即将为人父的事儿,环儿现在身子重,不能东跑西颠了,所以……”
  姚俊杰拍了拍王者成的肩膀,道:
  “那可真是恭喜你了!之前有个算命的说我弱冠之年必有一嗣,要不咱提前来个指腹为婚”
  王者成哈哈大笑道:
  “既然有高人说你头一个必然是个带把儿的,那么若果我家这个也是,就让他们结为异姓兄弟,如果是小棉袄,就让他们结为夫妻吧!刹那百丈”
  说着姚俊杰笑着看了看环儿,又看了看杏儿。
  环儿脸腾的一下就红了,杏儿却暗呸了一下!
  正所谓,一个女婿半个儿,知道今日姚俊杰和王者成要走,特来送行的紫嫣听后大乐,拉着两个义女的手,交叠在一起道:
  “我看这个指腹为婚就挺合适的!你们俩本就是义姐妹,小杰和小成也是穿着开裆裤长大的好弟兄,你们两家以后结成亲家,那可真是喜上加喜、亲上加亲了!”
  本来还觉得那俩混球儿搞什么‘指腹为婚’颇为俗气的杏儿和环儿,听到紫嫣表明支持的态度以后,异口同声道:
  “母亲但有所愿,孩儿自当遵从便是!”
  紫嫣哈哈大笑道:
  “如此为娘就做个见证人吧!既然环儿身子骨重不便成行,那么小杰就好好照顾杏儿和自己吧!杏儿有了喜讯,记得想办法通知为娘!”
  姚俊杰和杏儿连连点头,正在他们一步三回头,依依不舍的与诸位朋友们挥手作别的时候,姚俊杰他们就被〔长春谷〕外的一道倩影吸引住了目光。
  那是一个〔长春族〕少女,看起来大概只有十四五岁的样子,由于晨雾太浓,所以具体是谁难以分辨,就在这时,秦无伤越众而出,轻轻的唤了一声:
  “冰婧,快回来吧!晨雾浓重,别落下病根儿!”
  这时候一阵风吹过,浓重的晨雾被拂开了几分,果然如秦无伤所言,此女正是〔岩卡冰婧〕!
  这时候少女一蹦一跳的跑了过来,皱着可爱的琼鼻,佯装嗔怒道:
  “坏蛋阿杰哥你是不是诚心拆散我和阿伤哥的啊?!”
  姚俊杰听后,一吐舌头,尴尬的不知道怎么回答了,这时候就听到秦无伤笑呵呵的说到:
  “冰婧阿妹,咱们俩的事儿我考虑了两天,我觉得咱们俩成不了的,即便没有我二哥的决定。”
  小姑娘一听这话,眉毛都竖起来了,
  一个健步,踮着脚,揪着秦无伤的耳朵,怒道:
  “阿伤哥,你最好把话说清楚,不然冰婧有你好看的!”
  秦无伤佯做吃痛状,连连告饶,说道:
  “你听我解释嘛!你看,你们〔长春族〕各个理论寿命三百岁就像玩儿似的,我们外乡人不行啊!即便我们这些习武之人,直到七老八十才开始显老,那跟你们也没法比啊!到时候我老秦老到走一步掉一块儿的时候,你还是这么个青春靓丽美少女模样……”
  说到这,除了秦无伤以外,在这一年中与〔长春族〕妹子相好的几个牲口儿都情不自禁的打了个冷颤……
  听到秦无伤的顾虑以后,那个气死独头蒜,不让小辣椒的岩卡冰婧捏着小巧的下巴,这时候,听了半天的岩卡玛雅越众而出,轻轻的抚摸着冰婧的小脑袋,对秦无伤说道:
  “或许你的顾虑有几分道理,但是你可能小看了我们苗家女子敢爱敢恨的性格了!只要是我们倾心相恋的对象,不管你生、老、病、死,我们苗家女对你们的爱都不会减少半分,所以这个担心,你大可不必了,不过我们〔长春族〕女子不可以外嫁,除非你入赘〔长春谷〕不然绝对没商量。”
  秦无伤恭敬的抱了抱拳,道:
  “谷主和冰婧的意思,秦某已经了解,不过短时间内,秦某在谷外还有要事在身,所以……如果可以的话,冰婧阿妹就等我回来给你一个答复吧!告辞!”
  之后姚俊杰一行十六人齐声道了一声告辞之后,便大步流星的离开了〔长春谷〕
  :。: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