衍墨轩小说网

第四百八十章 交代

小说:仙壶 作者:川南萧生 更新时间:2019-08-14 05:21
  只见这女子年不过双十,生的明牙皓齿,朱唇黛眉,极为标致,一袭淡青色裙装似初春柳叶不染俗媚,眉眼出尘之中却带了一股说不出的贵气,细细一看,竟有倾国倾城之貌。
  见徐遥来了,南宫秋菱便放下了手中的事情,“这日子还未到,这账我也没有做好,你就来了,莫非是想请我去你那醉仙楼坐坐不成”,徐遥闻言哈哈一笑,便回应道“我倒是想请你去,可惜你不肯”
  “哼,若是你那位韩姑娘请我,我当然不会去,但如果是你徐遥请我的话,本姑娘就考虑一下”见南宫秋菱一本正经地望着自己,徐遥不由地有些尴尬,赶紧咳了两声之后,便故作严肃地说道,“实不相瞒,我此次前来,却是有要事相告”
  “什么事,说吧”南宫秋菱面上却是没什么表情,“两天之后我便会离开镇岳山城游历天下,之后这账目,我会派红绣过来与你交接的”徐遥话音落下,南宫秋菱一双柳眉就皱成了一个好看的川字。
  “镇岳山城是你的根基,现在看似风光无限,局势却是有些未稳,你不好好在这里呆着,去其他地方搞什么东西”见南宫秋菱投来不满的目光,徐遥便沉声道,“天香的极怒之劫虽然我已经找到办法暂时缓解,但这种治标不治本的办法,我却也不想再用,此次我带其外出游历,也是想替其找到根治的方法”
  “哦,原来是这样,行吧,有人不爱江山爱美人,我也不用替他瞎操心了”南宫秋菱说完之后,头便低了下去,而感受到蓦然有些尴尬的气氛,徐遥面上便有些凝固,连忙说了两句场面话,便逃也似的离开了此处。
  在徐遥离开之后,南宫秋菱这才缓缓起身,一双柳眉越皱越深,似乎心里有什么化不开的忧愁一般。然而就等其叹了一口气,就想把手头的账目做完的时候,却发现一个额生白印,体型瘦削的中年男子不知何时已经来到了此处。
  “爹?你怎么会在这里”南宫秋菱看着这中年男子,顿时惊讶出声,“我不来这里,我的亲闺女怕是就要被别人拐跑了”南宫玉堂微微一笑,随即对着南宫秋菱打趣道。
  南宫秋菱闻言顿时霞飞双颊嗔怪了一声,“爹,你瞎说些什么呀!”,见自己一向沉着冷静的女儿不禁作了小儿女态,南宫玉堂心中便是暗叹女大不中留,其将南宫秋菱手中的账目放到一旁之后,便接
  着开口说道,“男大当婚,女大当嫁,爹虽然只是一介武夫,但也不是不通情理,而且徐遥此子,堪称人中龙凤,便是爹当年在这个年纪,比其也略有不如”
  “如果你能与其结为夫妻,也不算辱没我南宫世家,给爹找了个乘龙快婿,只不过女儿你从小聪明伶俐,做事自有审度,但这男女之事上,却有些太过犹豫,那韩天香不过是孤家寡人,有些美貌而已,哪里比得上我女儿知书达理,倾国倾城?”
  “这徐遥非是池中之物,迟早有一天龙翱于天地之间,如此人物,如有一个像女儿你这样的贤内助,岂不是如虎添翼?”南宫玉堂洋洋洒洒地说了一堆,而南宫秋菱的脸却是越来越红,最后却是忍不住说道。
  “爹说这些女儿也是省得,只是那韩天香之前乃是出身烟花之地,那些风月手段女儿如何学得,只恨这天下间的男人都是同一副脾性,那徐遥看着像个榆木脑袋也对那韩天香魂授色予,好不可恨”
  南宫玉堂闻言先是尴尬一笑,随即神色一正,“此言差矣,那韩天香有一二风月手段不假,但女儿你整日在这里打点势力,埋头做账,如何能成得事?左右不过是些杂物,我另外差人做了,那徐遥不是要外出游历吗?正好女儿你也到了先天后期,也面临宗师屏障,不如跟那小子一块去了,彼此之间也好增进增进感情”
  “这我如何说得出口...”南宫秋菱声如蚊呐,“此事简单,就包在爹身上了,女儿你尽管去收拾收拾,爹现在就去找那徐遥,他若是敢说半个不字,我就让他当场化为灰灰”南宫秋菱闻言面上顿时便露出哭笑不得之色,而南宫玉堂却是满脸杀气地走了出去。
  半晌之后,徐遥看着南宫玉堂渐渐远去的背影,面上不由地露出了古怪之色,这南宫玉堂不知道得了什么失心疯,堂堂宗师榜前十的人物,也跑来堵自己一个先天期的小辈,不过这给出的条件,倒是非常的不错。
  南宫玉堂以自己为徐遥坐镇镇岳山城为代价,要求徐遥外出游历时带着南宫秋菱,并保证其触摸到宗师境的壁垒。虽然让一个武者触摸到突破宗师境的门槛并非简单之事,但要请一位半步绝世,宗师榜前十来坐镇镇岳山城,显然更难。
  况且这三年来,南宫秋菱对于自己若有若无的偏袒,徐遥自然也是看在眼里,若是有什么能帮到南宫秋菱的
  地方,徐遥自然也不会推辞
  所以对于这种条件,徐遥于公于私,都不可能拒绝。然而徐遥虽然不通男女之事,但也并不是真蠢,把韩天香与南宫秋菱放到一起,徐遥光是想想都觉得有些头疼,然而现在已经是徐遥骑虎难下,自然也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而徐遥之所以想外出游历,自然不是全然为了韩天香,其主要目的还是自己已经臻至先天巅峰,即将打破宗师壁垒的武道修为。在自己触摸到先天巅峰的境界之后,徐遥便隐隐地感觉,之前此方世界加诸己身的禁锢,又渐渐回到了自己的身上。
  而通过冥冥之中的感觉,徐遥便知道,想要将这些禁锢全部除去,那也只有跟着这方世界本源意志,做一些“顺天应命”的事情,而此方天下风云初现,那些应劫之人,也散落四方,徐遥此次外出游历的目的,就是一个个将这些人找出来,让这些尽早步入正轨,而徐遥自己也跟着分润一部份气运,从而解开自己身上世界本源意志施加的枷锁。
  当然,徐遥心里虽然知道是这么一回事,但肯定不能这么对外去说,所以帮助韩天香寻找彻底解决其功法后患,便是一个最好的理由了。对外的说法,徐遥已经给了,至于其他人是否相信徐遥是个“痴情种子”,那就是徐遥控制不了的事情了。
  虽然事情出了一点“小小的变故”,但徐遥自己琢磨了片刻之后,却觉得应该是无伤大雅,自己离开镇岳山城,肯定会引起一些动荡,但徐遥与张巍然自然是想了一些办法来应对此等局面。
  但无论是什么办法,也肯定不如南宫玉堂这等强者直接驻守镇岳山城来得直接,所以说到底还是徐遥赚了。当然,虽然又加上了南宫玉堂这一重保险,但此次出来徐遥该做的交代,还是要做,毕竟现在自己家大业大,不像之前孤家寡人可以来去如风,如今自己要外出游历,自然是要对麾下一群人作出安排。
  徐遥想到这里,左眼之中便是一缕幽光绽放,而在这抹幽光绽放开来的时候,一株魔莲的倒影便出现在了徐遥瞳孔之中,感应到黑孽似乎气息没什么变化,徐遥便停止了动作。
  三年前在携手击杀了护剑长老之后,随着徐遥左眼太阴幽荧的逐渐觉醒,黑孽似乎也发生了什么说不清,道不明的变化,一直在徐遥左眼之中沉睡。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