衍墨轩小说网

第二百章 五把钥匙

小说:锋戾 作者:己宏 更新时间:2019-03-26 11:02
  锋戾第二百章五把钥匙地宫前先有一座庞大的莲花池,在池水旁停靠着若干轻舟,舟身被淤泥掩埋,船桨破败成两半边,莲花不知何处去,池水也早已干涸,只有腐烂不去的莲子仍见痕迹。
  地宫距地不知多深多浅,没有阳光自然就没有生机,美丽的莲花又怎能自然生长呢?
  地宫主人生前一定是爱花的,而爱莲往往是君子所为,狄云枫只期望这地宫主人真是个君子,这样也不至于设下什么致命陷阱来害苦后来人。
  莲花池上有雕栏走廊,走廊每隔不愿都设有亭台楼阁,可惜此处密不通风,否则倚栏坐亭,把酒临风,泛舟赏花,当别有一番闲情逸致。
  雕栏走廊的尽头是用白石铺地的大广场,广场后的三宫六院俨然相连,与人间皇宫的格局相似,主殿摆在正中央,次殿坐落旁侧,如意寝宫尾随在主殿后侧。
  “若这里真住着一位皇帝,那后宫中岂不是有三千佳丽?”狄云枫笑了笑,随后又觉毛骨悚然,三千佳丽若是活人还可戏耍一番,可见眼下的光景,别说三千佳丽了,三千亡魂倒是可能有!
  面对森然雄伟的宫廷大殿,再不懂事儿的人都应该瘆得慌,看见棺材,口头上虽然说“升官发财”可实际上人们却会躲得远远儿,谁都甭想沾染这种晦气,没准儿哪一天躺进去的就是自己咯……
  狄云枫挠了挠发麻的头皮,既已迈出第一步又怎有回头的道理,不传送别处偏偏传送在这儿,很明显这是一道机缘,错过了后悔终身!
  宝贝一般都搁在主殿里。
  狄云枫也不再墨迹,化身金光一道冲入主殿。
  清宫主殿,斑驳岁月,纱帘渺渺,历史悠悠,其有多么雄伟,多么堂皇,皆已如篌音空弹,徒有意会,无可言传。
  大殿正门以对、盘龙方向摆放着一张龙椅,龙椅上盘膝坐着一具骸骨。说来不信,偌大座宫殿,真就只有这么几道景。
  没有陷阱和机关,有的只是一种引人遐想的凄凉。
  不知为何,狄云枫心中莫名添了好几分忧愁,他瞧见龙椅上坐着的那具白骨,甚至在某种意义上将其看成了自己。
  偌大一座城,唯独他一人,孤独终老无人陪伴,化作一具白骨,一抔黄土。
  看来这座地宫之主也是有故事之人。
  狄云枫朝骸骨礼节性地作了三个揖,道:“尘归尘,土归土,你若真有宝贝让我取得,我必做个孝子,帮你收个尸。”言毕之后他迈开步子朝龙椅走去,但正当他走至龙椅不过三十丈前突然脚下亮起几道金光,金光铺地飞速聚合,不一会儿便聚成几行文字印刻在地上。
  “书启宇文修,位列仙班两万载,道陨年两万七千九十四,红尘看遍,大彻大悟,自然生死,遗憾而终。后有观墓志铭者,必将所得我万年仙缘,只求还报夙愿,了却心中最后一丝牵挂矣……”
  墓志铭拢共有一千三百六十一个字,陈述了宇文修如何从一个凡间补鞋小子到九清仙君的踏天之路,其中不乏有三段情感纠葛,其中两段是关于友情,一段是关于爱情。这三段感情大起大落,结局都不算完美,挚友背叛,爱人死去,到最终他心灰意冷,掘地万尺修建地宫,更取名“长生殿”以怀念故乡。
  恍若存于人世间,半世迷离半世癫。
  宇文修终于在孤寂中体会到长生的价值,于是选择自然生死,超脱世俗。
  狄云枫总坚信这个世界就是一面镜子,分内外两个世界,善良之人与世长辞后会飞向另一个师姐,死亡及心生,终点既起点,七七就一定活在那个世界。
  宇文修最后的夙愿便是让发现地宫者将他的骸骨带回人间故乡,并安葬在北方一个叫做苇山村的地方。他或许是算准了狄云枫会来,所以才在地上写下这一番墓志铭。
  狄云枫又恭敬地冲着骸骨鞠了三个躬,曾经他认为凡人修仙简直是痴心妄想,可谁又知晓早在几万年前就出了这么个伟大的仙君?相比起宇文修的悠悠岁月,狄云枫这两百年岁数实在太小,他深深地感觉到,何为: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宇文前辈,我带您回家。”狄云枫拂袖而过将宇文修的遗骸收入袖中——“哗啦啦!”再搬走骸骨的那一刻,五把钥匙散落在龙椅上。
  钥匙自然是用来开门的了,至于配对何处的门,那就得挨个儿来试试看了。
  长生殿中看似空空荡荡,但还了主人家的夙愿才能获得真正的机缘。宇文修见过太多世俗,他一定晓得这世上小人要比君子多太多,万一让某些小人捷足先登那自己的夙愿又怎能了?骸骨下藏着钥匙仅是一道考验,只有正人君子才能通过这道考验。
  狄云枫不但是个有情有义的正人君子,还是宇文修的老乡,传送阵会设在此处,宇文修的地宫会修在此处,狄云枫会传送至此处,无一不是缘分在作怪。
  “那我就不客气了。”狄云枫一把捞过五把钥匙,可见钥匙上仙气九转不散,实属极品仙气也!
  连开门的钥匙都是极品仙气,可想而知那门后的宝贝有多珍贵?
  狄云枫掩住心头激动,化作一缕风飘出长生殿,转念来到旁侧的大殿前。
  “迎晖殿”乃此殿芳名,修的颇为秀气,比之主殿要小上好几倍,殿门紧闭不透风,里头有啥东西也不清楚,没有气息,没有气味儿,神识与感知都浸透不进去。
  仙界普遍的保护措施是设置结界与阵法,地宫中的建筑却是遵循“钥匙开门”这一古老的人间传统,可见宇文修的思乡之情真是深入骨髓……越思念一种东西,就会越害怕见着他的美好,或许这就是为何宇文修不肯回家的原因吧。
  狄云枫凑近大门前一眼便找到了匙孔,呈墨绿色,形状大小与普通家门中的匙孔没啥区别,狄云枫取出那五把钥匙,比对着匙孔仔细筛选一番,最后捞出一把扣着墨绿色钥匙扣儿的钥匙,绿对绿,错不了了。他迫不及待地将钥匙插进匙孔,自西向东轻轻一扭:
  “返了。”
  “他娘的,一般不都往右边扭么?难道好久没开锁给忘了?”
  狄云枫挠挠头,以前他可是有着“一根钢丝开百锁”的本领,是十八岁那年与一个市井小偷儿习的。宇文修用锁匙代替结界最大的弊端便是他的独一性,再精密的锁,遇到经验丰富的开锁匠也得乖乖儿八门开——他反着方向一扭,“咔擦!”连轴传动,“嘣”的一声,门开了。
  一股浓郁至极的丹火味儿从门缝中传来。
  狄云枫捏着鼻子将大门敞开通风,随便托起一颗小太阳将大殿中照亮——大殿中竖着一尊奇大无比的四足方炉!
  丹炉通体透红,高有三十丈,直径二十丈,其上头的古朴气息浓厚,辨别不出具体年份,但岁数一定不会比宇文修要小。
  “咳咳咳……”狄云枫本意踏进去仔细瞧瞧这炼丹炉,可才跨进门槛儿便被里头的丹火气息给呛了出来,他捂着鼻嘴,边捂着眼睛水儿边道:“罢了罢了,反正这里的一切都是老子的,日后慢慢瞧个鲜!”
  用这丹炉来炼制春.药,一定得劲儿。
  狄云枫未将迎晖殿门掩上,心想着让它透透里头的浑浊气息,他又掂了掂手头剩余的四把钥匙,嘴角露出一抹兴奋的微笑,也不知还有怎样的好宝贝等着自己去捞……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