衍墨轩小说网

第二十八章 调查继续

小说:荒诞猎手 作者:幻梦猎人 更新时间:2019-03-02 11:20
  镜子这种东西,一向是灵体生物最喜欢藏匿之所,曾经的岳传真就在梦境里躲在镜子之中,差点让郑经找不到他,而整个怪物也一定和镜子有关。
  同时,他还在李文亮的身上发现了近乎实质的恶意,那相当于怪物在李文亮的背后做了一个标记,如果不是郑经驱散了这个标记,李文亮要是再回到宿舍说不定会再次被那怪物盯上。
  从李文亮家离开,郑经长长的出了一口气。
  严格意义上来讲,猎魔人和侦探其实也没有什么区别,都是要从蛛丝马迹之中查找到事情的关键。
  无论是作为猎魔人,还是作为一个侦探,这都是他第一次执行任务,他自然要把这个事情办的漂漂亮亮的。
  至于第一次找人的委托直接扑街,郑经是不会把那算作自己的第一次任务。
  接下来郑经又去了警局一趟,他要查验两个受害者的尸体,顺便午饭可以在警局解决,他已经没有现金了,能去警局蹭一顿饭自然是极好的。
  吃饱喝足之后,郑经来到了警局的停尸间,找到了潘大鹏和钱启光的尸体。
  从藏尸柜中把尸体拉出来的时候,郑经不由的一阵反胃,皮肤苍白眼睛被挖出来的尸体,可以直接当做恐怖片的素材了。
  他打了一个响指,瞳孔外浮现一个青色光圈,敏锐之眼打开。
  按照李文亮所说,眼睛被挖出来的时候这两人虽然表情很惊恐,但是无法说话,也无法行动。
  郑经不知道那怪物是怎么控制这两人的,但是毫无疑问,一旦被这怪物控制住就完了,所以郑经想要找出怪物控制人的手段。
  在敏锐之眼中,任何细节都会被放大,在两人血肉模糊的眼眶边缘,有着几个微不可查的黑点,从这些黑点好像蔓延出几条黑线。
  他顺着两人的尸体看去,果然发现了微不可查的绑缚痕迹,这些痕迹是用超能之力制造的,在身体外部没有显现,所以警局是无法检测出来。
  除此之外,眼眶像是被实体的东西戳破的,而不是能量构造的虚体,难道灵体也可以拥有实体吗?
  郑经挠挠头,正要关闭敏锐之眼,却突然停顿住,他拿过一把小镊子,小心翼翼夹起一小块破碎的眼皮,上面赫然带着一小块红色的痕迹,而这痕迹不是血!
  “有点油腻的痕迹,这是什么呢……”
  想了半天想不出来,郑经关闭了敏锐之眼,把尸体推回去,从停尸房中走出去。
  “咦,你过来干什么?”问话的正是之前抓住郑经的女警官俞琼音,看见郑经身上的警服之后,明显一愣。
  “查一件案子,案情紧急就不和你叙旧了。”郑经只打了一个招呼就脚底抹油跑掉了,他觉得这个女警察对他带有敌意,所以还是少接触为妙。
  “警督……这混蛋的警衔真的比我高啊。”俞琼音看着郑经肩膀上的警衔,想起了之前她抓捕郑经的时候,郑经说过他们是自己人,而且级别还比她高……
  ……
  将头上的圆帽子往下拉一拉,郑经走进了学校,学校的保安也没有阻拦,他们都知道学校里出事情了,自然不会阻拦警察。
  我在这里当过学生,开过家长会,进来查案子倒是头一回,希望不会遇到熟人吧,郑经一边往寝室的方向走去,一边想着。
  他首先要找到秦爽,尽管他可能没有什么有用的情报,但是必要的询问还是要进行的,毕竟这可是他的第一次任务,他要做的漂漂亮亮的,让荆独刮目相看。
  这校园之中随处可见一些看起来有些年份的物件儿,这些物件给郑经很不好的感觉,他好像闻到了陈腐的味道。
  不过郑纶曾经和郑经说过,学校不知道从哪里淘换来一批廉价假古董,所以郑纶也没有细想这些古董。
  秦爽被安排在一号宿舍楼,在受到那么大的刺激之后,他实在二号楼睡不下。
  事实上二号楼整个二楼的学生都搬得差不多了,在凶手被抓到之前,学校可不敢让学生住在这里了。
  “你好,我是来调查二月九日晚上案件的警员,请你配合我的调查。”
  “好的,我一定配合,全都怪他们晚上不好好休息,如果不是他们非要在寝室喝酒打牌,根本就不会出现这样的事情!”秦爽激动的说。
  “慢慢说,不要着急。”郑经一边拿着一个小本子记录着,一边说。
  询问秦爽要比询问李文亮简单的多,毕竟秦爽虽然也在房间之中,但是他一直在睡觉,所以他最多只是清醒的时候受到了刺激而已,身上也没有像李文亮一样沾染着黑气。
  他能提供的信息并不多,最多也就是和李文亮说的角度不同而已,不过还是有些新东西的。
  秦爽说出了潘大鹏在门口放置一百元,防止宿管大爷来查房的事情,而这在之前根本就没有提到。
  对于李文亮来说,在门口放钱,让他们玩的开心不是什么大事,所以在录口供的时候没有提,但是对于家境不是很好,且一直都很守规矩的秦爽来说,这件事性质很严重。
  安慰了秦爽之后,郑经找到了那位宿管大爷,宿管大爷住在学校的员工宿舍之中,但是他的工作已经被辞退了,这让他好像在两天之中老了十岁。
  他拿走一百元所以没管潘大鹏他们,是没有办法瞒住警员的,所以他不止是没有了工作,声誉也一下子掉落到了谷底。
  “都是我的错,警员同志,把我抓走吧,如果我没有那么贪心,那些孩子不用死的。”宿管大爷大口的抽着烟,一边抽还一边咳嗽,在浓厚的烟雾之中,眼泪顺着布满沟壑的脸庞留下。
  “您别激动,这件事您的确有错,但还不至于抓您坐牢。”郑经的心情变的有些沉重,看着这么大岁数的老人处于痛苦之中,他心里也不好受。
  “哎……”老人长长叹息一声,不再说话。
  “您能把您当时看225寝室的时候,发生了什么和我详细说说吗,这也许有助于抓住做下这个案子的犯人。”
  “我当时听见他们打牌的声音,就走到他们寝室门口,然后看到了一面镜子挡在门口,遮住里面的灯光。
  我本来看到那一百元钱十分愤怒,还想要冲进去让他们停下来的,但是……但是……”老人停顿了一下,不知道该不该继续说。
  郑经的眼睛眯了起来,镜子,又是镜子,这样看来这件事情和镜子脱不了关系。
  “您该说什么就说,无论多么匪夷所思,您也要和我说。”
  “在我要推门进去的时候,我好想看到了一张脸,然后,然后我不知道为什么就拿起钱走了,在那一晚上我都没有回到二楼……”
  “您能记得那张脸是什么样的吗?”
  大爷努力的想了好一会儿,然后才摇摇头说:“好像没有眼睛,其他的记不得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