衍墨轩小说网

第一百八十六章 负面影响

小说:海贼之百鬼夜行 作者:弱者给予死刑 更新时间:2019-08-14 05:23
  “啾”
  一声高昂的鸣叫,却不再如同往日一般的透出无忧无虑的喜悦。
  取而代之的是难以言喻的悲伤。
  原本在天空中盘旋的飞鸟,此时此刻完全无视了上千名带着森然杀气的士卒,哪怕那些士卒任意一个随时都能够剥夺掉飞鸟的性命。
  小小的飞鸟本来就弱小,何况是即便是在所有的飞鸟中,也是极为弱小的麻雀,能够剥夺她性命的东西实在是太多了。
  即便是士卒之间逸散的杀气之间的碰撞,也很有可能为这位弱小的生灵带来致命的危机。
  不过即使如此,这位小小的生灵似乎也没有丝毫的犹豫。
  化作一道笔直的飞箭冲向了那个它最想回到的人的身边。
  一如既往的停驻在那宽厚的肩膀上,名为“雀”的小小飞鸟目光中带着哀伤。
  低垂着小脑袋,一如既往的和往常一样,用脑袋轻轻的摩擦犬神的脸颊,但是飞鸟知道,和往常其实不一样,这一次原本应该和往常一样温柔的轻轻抚摸它脑袋的手,已经在没有抬起的力气。
  甚至就连原本有神的双眼都变得涣散了起来,唯一不变的,或许就只有那双眼望向飞鸟时的温柔了。
  “啾”
  飞鸟轻啄着犬神的脸颊,低声鸣叫着,空灵的叫声中透露出深深的哀鸣,似乎想要凭借叫声述说着深切的悲凉。
  那是即将失去挚友,失去依靠,失去一生最重要之物时的悲怆。
  犬狼狈的躺倒在一棵大树下,麻雀站在犬的肩上,低声的呼唤着仿佛即将陷入永眠的犬。
  原本应该被层层繁密的枝叶遮挡着的月光,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刚刚撞击大树的那一下,使得皎洁的月光得意投射下来,恰好照射在了飞鸟与犬神之间。
  揭下面具后,映入眼帘的便是这样一幅场景。
  揭下般若面具后,奴良鲤伴不禁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感觉浑身为之一轻。
  同时,在面具被揭下的瞬间,四散在周围的数千黑甲士兵也仿佛失去支撑一般,士兵们脸上的面具也化作烟雾一般消散。
  紧接着士兵们似乎没有了力量的支撑,一个个化作原本被泥土堆砌而成的土俑。
  对于这种变化,奴良鲤伴并没有感觉有多意外,毕竟自己召唤黑甲士兵的能力,本来就是自己结合了兵佣和般若两者的能力,产生的新变化。
  可以说,兵佣和般若的力量两者缺一不可,而此时揭下了般若面具,也代表了从他身上剥离了般若的力量,黑甲士兵自然无法成型。
  虽然那种强大的召唤能力无法使用有些可惜,不过更多的还是轻松感。
  在戴上般若面具的时候,不仅仅是获得了般若的力量,同时还要承受那来自般若宛若潮水一般的怨气。
  那可不是什么愉快的体验,仿佛整个人一下子化作了负面情绪的聚集体,哪怕理智不受到影响,但是眼中的世界却仿佛变了颜色一般,仿佛整个世界都在排挤着自己,心中更是有种各种莫名的负面情绪涌动,渴望着将其彻底的宣泄出来。
  也正是因为这种原因,在戴上面具后,奴良鲤伴才会显得格外的沉默,几乎不发一言,全程更是站立在一处很少有动作。
  毕竟全力用自身的理智压制自己,避免自己受到那些负面情绪影响都已经快要耗尽全部心力了,哪还有其他说话的心思。
  般若面具的被摘下,也预示着战斗的结束,在面具刚刚摘下不久,同样覆盖在奴良鲤伴全身的甲胄也脱落了下来,重新化作兵佣高大的身影站立在奴良鲤伴的身后。
  仿佛一尊高大的护卫,默默的护卫着身前的这个人,一如他鬼缠时化作的形态。
  “呼,果然,还是这副样子最自在。”
  收起,活动了一下手腕,即使这副状态下,没有兵佣加持的坚不可摧的坚甲,也没有般若依附时的源源不断的不灭军团,但是果然还是这种状态下最舒服。
  毕竟“御业鬼缠”虽然力量的确强大到难以想象,潜力也深不见底。
  但是仿佛万事万物有好的一面,自然也存在着坏的一面,凡事都不可能尽善尽美。
  不同于初代滑头鬼的“御业百鬼夜行”在潜移默化中增幅着使用者的实力。
  初代滑头鬼——奴良滑瓢,是一个随性而又极具任侠气质,本身就及其富有领导魅力的存在。
  在当时那个妖怪横行的时代,强大的妖怪视弱小的妖怪为草芥,大妖怪随手之间就能够将那些弱小妖怪们抹杀。
  那就是这样一个混乱的乱世。
  而作为那样的乱世中,为了保全自己,即便是妖怪也不得不聚集在一起,由此,名为“组”的组织,亦或者说是家族由此诞生,并开始普及。
  而在那个这样的乱世中,弱小的妖怪想要保全自己,唯一能够做到的就是加入那些强大的“组”,才能够避免被那些肆意妄为的邪恶妖怪随意屠杀。
  毕竟绝大多数妖怪本身就是混乱而又无序的存在。
  但是矛盾也由此产生了,妖怪们聚集在一起,由一位最强妖怪为领导组成的“组”从本质上来说,就是为了在这个乱世上求得“生存”。
  而想要生存,实力自然是必不可少的,所以,对于那些弱小妖怪而言,有时候想要加入“组”之中都是一种奢望。
  而在这种普遍的现状下,一个妖怪中的异类出现了。
  明明是对自己不利的几个弱小妖怪,想要将自己抓住以此为功劳得以加入当时那个区域的最强组,获得庇护。
  却反而被当时的初代滑头鬼,尚且只是一名独行侠的奴良滑瓢给制服。
  然后在当时随意的奴良滑瓢的一时兴起下,带着那几个想要对自己不利的家伙前往当时那片区域的最强组的所在地,想要把这几个小妖怪送进去。
  结果自然是一目了然,作为当时那片区域的最强“组”,怎么可能因为一个独行侠的几句话就收纳一些儿一看就知道很弱的家伙,毕竟在当时的“组”来说,力量是必须的。
  后来经过一番波折,才得到当时那个“组”的认可,愿意收纳那几个小妖怪,不过当曾经无比渴望加入的“组”向那几个小妖怪张开大门的时候。
  那几个小妖怪却又义无反顾的拒绝了,然后纷纷向着那个长发飘扬,嘴角含笑的家伙跪下,请求成为他的手下。
  这便是妖怪大统领的最初。
  同时也是“御业百鬼夜行”的初始。
  “我会肩负你们的。”
  随意的语气,说着仿佛玩笑一般的话,却随着时间的不断流逝,十年,百年,千年都不曾改变。
  而“御业百鬼夜行”便是受到妖怪大统领庇护下的妖怪们的最真切的回馈,随着时间的流逝,这份回馈的力量便会越加的强大,也使得那个曾经的随性的家伙,成为了真正的百鬼夜行之主,是魑魅魍魉的大将。
  如果说“御业百鬼夜行”是初代滑头鬼强大的初始,那是在滑头鬼麾下庇护着的无数妖怪们衷心的回馈,也是那位大人的承诺,那即是力量,也是责任。
  那么此时奴良鲤伴施展的“御业百鬼缠身”便是继初代滑头鬼后,第二代滑头鬼,同时也是“奴良组”二代当家与麾下百鬼羁绊的证明。
  二代滑头鬼奴良鲤伴,作为初代滑头鬼奴良滑瓢之子,在奴良滑瓢手中接过了奴良组的重任。
  如果说初代滑头鬼是从无到有,一路开创了强大的奴良组,本人更是被所有妖怪尊称为魑魅魍魉之主,所有妖怪的大统领。
  那么在奴良鲤伴作为二代目接手“奴良组”的时候,便是奴良组面临极大危机的时候,初代目因为旧伤的缘故力量大跌,使得原本占据绝对统治力的“奴良组”迎来了极大的危机。
  原本那些因为畏惧初代滑头鬼力量而畏缩起来的势力也在这个时候纷纷冒头,而在“奴良组”内,那些因为初代目的退位,认为二代滑头鬼不足以继任“奴良组”二代目的妖怪也纷纷开始作祟。
  可以说那是一个稍微不小心就可能粉身碎骨的时局。
  而在这种情况下,偏偏因为奴良鲤伴作为二代滑头鬼,体内却流淌着一半人类的血脉,是一个半妖的存在。
  因为只有一半滑头鬼的血脉,使得奴良鲤伴的力量也不足以像初代滑头鬼那样拥有压倒性的。
  使得动乱越加的严重。
  但是就是在这种情况下,“御业百鬼缠身”在奴良鲤伴手中诞生了。
  不以身体内的人类血脉而自卑,反而以自身的人类血脉,结合与麾下百鬼之间的羁绊,开创出全新的“御业”。
  不同于“百鬼夜行”,“百鬼缠身”是依托与本身的人类血脉,正因为人类血脉的弱小,才会选择依靠强大的妖怪。
  “御业百鬼缠身”是和其他妖怪配合施展的强大奥义。
  正是靠着“御业百鬼缠身”还有麾下百鬼的羁绊,使得奴良鲤伴在那个强敌环绕,风雨缥缈的时代,不仅“奴良组”没有衰弱,反而还越加的强盛,其力量更是被所有认同,其力量超越了其父,曾经的奴良组初代目。
  如果不是因为因为其本身受到情感的掣肘,使得本身出现了弱点被敌人利用而身亡,那么奴良鲤伴几乎能够称得上那个时代的最强妖怪。
  能够使得奴良鲤伴成为一个时代的最强,固然这其中有着奴良鲤伴本身的原因,“御业百鬼缠身”也是原因之一。
  而就是这样强大的招数,也存在着缺陷。
  或者说也不能够说是缺陷,毕竟估计就连“奴良鲤伴”都没有想到竟然会存在这种异常。
  “御业百鬼缠身”是使用者和被使用者之间羁绊的体现,只有双方之间存在着羁绊,以此为联系,再以使用者人类血脉为基础,才能够诞生的强大的力量。
  也就是说鬼缠的使用前提便是双方羁绊。
  但是现在在奴良鲤伴这里,因为特殊的缘故,其实奴良鲤伴与在这个大航海时代的所有妖怪,都存在着特殊的羁绊,所以理论上只要双方自愿,奴良鲤伴和任何妖怪鬼缠都能够成功。
  但是这样做的缺陷也体现了出来,那就是因为双方没有真实的深厚羁绊,使得鬼缠时对方对于奴良鲤伴的影响也越加的大了。
  如果说鬼缠的对象对于奴良鲤伴没有恶意到是不会有什么影响,就例如最初的姑获鸟,还是其后的兵佣。
  除了力量的消耗之外,并没有其他的影响。
  但是到了般若的时候,或许般若当时本身并没有想要伤害奴良鲤伴的想法,但是即便如此,般若习惯性的对于除了自己之外所有生命,无论妖怪还是人类所怀揣的恶意,还是无意中影响到了奴良鲤伴。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