衍墨轩小说网

第444章

小说:福运宝珠 作者:猪头的老公 更新时间:2019-07-18 03:50
  眼见宇通一步步的靠近,老者忙带着众人退了几步,只嗤笑言道:“说什么帮我,事实如何,你们心里清楚的很,别当我们都是个傻子,再者,刚刚你们都在面前露了陷了,亏你还演的下去,哦,我知道了,你们定然是觉得我们不过是平民百姓,好骗的很是吗,那我可告诉你,你们还真打错了主意,就是因为我们处在底端,所以才更要看的明白,如今,我们清楚的很,你们就是一伙的,想要让我们受骗,做你的春秋大梦去吧。”
  说话间,老者回头望去,只见一物落出,便连宇通都吓了个够呛,忙施施然退后道:“你们怎么会将炸药给弄来,要知道,这玩意若是出了事,你们自己都得玩完你知道吗。”
  闻听此言,老者冷笑一声言道:“那又如何,左右我们这条命都是捡回来的,临死前,能有你们陪葬,那是最好不过了。”
  闻听此言,宇通都要为这些人的愚蠢给气死了,当下没好气的言道:“你们是有多蠢,才会这么想,还将炸药留在这里,我且问你们,若是没有这炸药还好,如今,但凡他们离远些,扔些火把,进来,你认为自己会是个什么下场。”
  这话一出,王大不由笑应道:“头,还是你有想法,不如咱们现在就退出去,将他们一网打尽,你看如何。”
  见这个时候,王大还不忘踩自己一脚,宇通立时怒道:“少跟我牵扯在一起,你以为到了现在,你的话他们还会信吗。”
  话到这里,就见老者再次打脸道:“哼,你们也不要在我的面前演戏了,既然我们敢将这炸药拿出来,你以为你们说的情况,我没有想过吗,我也不妨告诉你,这玩意,可不止这里有,但凡这里出了事情,很多地方可就都保不住了。左右不过一死,能在临死前抓几个垫背的,我认为不亏。你们说是吗。”
  这话一出,王大到底不敢轻举妄动了只是望着老者言道:“这炸药,你们到底还在哪些地方用了。”
  老者闻言,神情可谓冷到了极点,直直的盯着王大言道:“这话问的才是可笑呢,你认为我会告诉你们不成,未免有些太可笑了,现在,就要你们做主了,若是真想要我们的命,随便就是,只是不知道这赔命的人,是否认为我们这些贱命值得。”
  王二闻言,忙凑到王大面前言道:“阿大,怎么办,若是主子那里也有的话,便是要了他们的命,只怕主子也不会放过咱们了。”
  深吸口气,王大自然也明白了这个道理,一时间踌躇了起来,见此情景,终归是不敢轻举妄动,只吩咐王二等人先将这里围了起来,自去复命不提。
  而老者此时却是让宇通留了下来,见此情景,宇通简直要热泪盈眶了,这洗白的太不容易了。
  忙施施然走到老者身边,笑言道:“你终于相信我是无辜的了,老伯。”
  冷哼一声,老者直望着王大言道:“说起来,原本我也是不信的,不过刚刚也许是他们着急,竟然越过了你,我这才觉察出不对来,你说你是那个小丫头的人,难不成,她当时就知道,我们会有危险,她到底是什么人。”
  深吸口气,宇通只嬉笑言道:“老伯别误会,不告诉你主子的身份倒不是因为别的,实在是不好明说,不过你放心,等这次的事情处理好了,我定然会将所有的事情都告知于你,还望老伯能够理解。”
  听闻此言,老者倒也没有继续追问而是言道:“这些且不要紧,我就是想问问你,你的那个主子可能救得了我等。”
  宇通闻言,只拍着胸口保证道:“这点,你们放心就是,只好好保重自己,等着就是,放心,你们的好日子在后面呢。”
  闻听此言,老者等人都松了口气,笑言道:“如此我们便放心了。”
  说话间,老者转向众人言道:“他的话,你们都听到了,如今大家可是有了生路了,之后咱们可要小心谨慎才是,务必留着性命,等这黎明的到来,到那时,咱们就有好日子过了。”
  身后众人见状,不由欢呼了起来,王大见状,只冷笑言道:“真是不知死活,要我说,可笑的是你们才对,明明能够好好过日子的,若不是那小丫头硬要闹起来,如今你们怎会落到现在这步田地,老实说,主子虽然平日严厉了些,可也没想要你们的性命,瞧瞧你们自己,过得也算不错,为何,非要寻思呢,不觉得自己太可笑了吗。”
  这话一出,室内一片寂静,有的人还真觉得宝珠真是多管闲事,若没了她,现在也不至于闹到现在这地步,心中如此想着,脸上便不由带了出来。
  老者见状,气了个半死,如今王家那边已经得罪死了,再无转圜的余地,此时又露出这样的神情来,岂不是给自己找不痛快吗,这是要将两边都得罪死了啊。
  一想起这个,老者忙厉声喝道:“都想什么呢,咱们是人,有机会做人,谁又愿意做狗呢,再者说了,你们为王家卖命,哪一个是心甘情愿的,哪一个不是被逼得,有的用的是你们最在乎的亲人,有的是用的其它手段,可说到底,都是强人所难,难不成,你们还真想这样命脉被捏住,为他们卖命一辈子不成。”
  随着老者的厉喝,众人仿佛才回过神来一般,忙开口言道:“老伯说的对啊,本可做人,我们可不做那王家的走狗,我们也是糊涂了,今日已经落到如今这样的田地,难不成,咱们还会有什么好下场不成,倒不如跟着老伯,说不定,能有一个好的未来呢。”
  本事满心期盼,没想到魏英齐根本就没有努力,便将事情给否了,齐掌柜眼睛当下便红了,竟是满眼恨意的望向了魏英齐,“你们这些做官的,个个官官相护,欺压我等平民百姓,原看你们,还有几分人样,这才想求你们救我等出苦海,没想到,竟然也是一样的人,是我等瞎了眼,才会将希望寄托在你们的头上,是我强求了。”
  眼见齐掌柜满心恨意的望着自己,魏英齐也冷了神色,只瞪着齐掌柜言道:“别这么看着我,伤你害你的人不是我,我也已经说过了,这件事情我们管不了,你实在没有理由,将恨意落在我们的身上,若是你用自己这条命跟那王夫人拼了,也许我还敬你几分,可你分明是想让我们去拼命,救你的家人,如今我们不过是略微犹豫了一下,你就对我们产生了恨意,尤其可见你的为人,我是疯了,才会如此吃力不讨好,为你这样的人去拼上性命,便是真成功了,只怕还要被你背后捅一刀呢,我可没有这么傻,你也最好不要将我当成傻子来哄,宝珠,时间也不早了,那链子也过来那王夫人过了手,又被砸在了地上,实在没有再要的必要,咱们不如换一家店,说不定有更好的珍宝呢。”
  两人正要离开,却见齐掌柜再次挡在了他们的面前,魏宝珠的眉头顿时一皱道:“齐掌柜,我们不过是路过进来买两样首饰,你这样的作为可不好吧,而且恕我直言,你最好不要对我们有什么不好的想法,若不然倒霉的可就只会是你。”
  齐掌柜听到这里,竟是“噗通”一声又跪了下来,魏宝珠父女二人的眉头又皱了起来,魏英齐更是言道:“男儿膝下有黄金,齐掌柜这样做,似乎未免太不讲自己当回事了,而且,刚刚齐掌柜那样的态度,我可不认为,我们之间还有什么好说的。还请齐掌柜让开,不然便怪不得我们了。”
  齐掌柜坚定的摇了摇头,只开口言道:“我不让,若是你们真的要出这个门,就从我们的尸体上踏过去,是,我知道我这样做,的确挺招人烦的,可是我又什么办法,这关世界上,除了你们,我真不知道还能求谁,也不知道,谁还有那个胆子,和王夫人作对,刚刚是我太冲动了,可我看的出来,你们不是普通人,若是你们想管,这件事情你们是管得了的,老实说,我也想过,用自己一条命去换回我的家人,可是,我更清楚,若是我死了,他们才是彻底没了依靠,因为没有了我,他们便也失去了利用价值,自然是没用了,而在王夫人这里,没用的人,根本不配活在这个世界上,两位,我可以不在乎我的性命,可我不能不在乎他们的性命啊。”
  没想到齐掌柜能说出这番话来,魏英齐的脸上一片动容,只是最终依然言道:“对不起,我们真的帮不上忙。”
  这样的话魏英齐不止说了一两次,可齐掌柜依然执拗的将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魏英齐父女的身上,甚至都开始磕头了,只吓得魏英齐往旁边移了三步,避开了齐掌柜言道:“二位,我求求你们了,便救救我们吧,你放心,我绝对不让你白帮忙,只要能帮我救出家人,之后无论,你提什么要求,我都会答应你。”
  这一次齐掌柜话音落下,魏英齐终归长叹口气道:“你们还是真的执拗啊,我也说过不止一次了,这件事情,我真是帮不了忙。”
  这边魏英齐话音刚落,魏宝珠便迫不及待的言道:“爹,我觉得左右时间还早,不如帮他们一把。”
  魏英齐听了女儿这话,险些一头栽倒在地,拼命给宝珠使眼色,只可惜魏宝珠打定了主意的事情,也不会轻易改变,所以也笑应道:“爹,我是真的觉得该帮他们一把,你也看见了那王夫人实在是厉害的紧,根本就是一个祸害,我们若是不帮着这些人,只怕他们还不知道要被那什么王夫人蹂躏多久呢,爹,你就当做做善事,救救他们吧。”
  魏英齐听了宝珠这天真的话语,忙上前将人拽到了身边,小声的言道:“宝珠,你别闹,咱们好容易能够平静的过日子了,可你偏偏要沾染这样的麻烦事情吗,别忘了,咱们如今这样可算不得好,再者你祖父母他们还在家里等着呢,你莫非要为这些人在这里浪费时间不成。”
  “爹,咱们这就怎么叫做浪费时间呢,应该说是做好事才对,再者说了,咱们是救人的,爹,你是否忘记了,我与他人不同,做的好事越多,就能凝结气运。”
  闻听此言,魏英齐忙开口言道;“你说的没错,可是这件事情咱们真的没法管,你也看见了,那王夫人势力实在强大,真不是咱们现在能制伏的了的,依我的话,林家旁支这一点,倒是可以利用一下。”
  闻听此言,魏英齐的眉头不由便皱了起来,只没好气的言道:“有什么可利用的,你看而别忘了,在京城,咱们和林锦可一说已经恩断义绝了,你难不成认为他还会帮着咱们不成。”
  魏宝珠听到这里,不由忍不住笑道:“你想到哪里去了,我的心得有多大,才会找林锦帮忙,我自己就能搞定。”
  长出口气,魏英齐忙将女儿搂在怀中,手掌顺势放在了宝珠的脑门之上,见温度正常的很,这才缓缓开口言道:“宝珠丫头,你这也没发烧呢,怎么竟说胡话啊,难不成,你想两自己解决这个问题,宝珠,现在可不是要强的时候,我心中清楚的很,这王夫人可不是个简单的角色,咱们是在没必要闹这一场,弄不好得把命给搭进去。”
  勾着唇角,见父亲问到了这里,魏宝珠眼睛一闭一张,双眼便满是坚定地言道:“什么讲命给搭进去,爹爹,你说的也未免太夸张了些,一个王夫人罢了,还不至于将我逼到那样的境地里,更何况,以我的气运,爹爹你认为谁能欺负的了我,这件事情,爹便也定下来吧,咱们也从这里遛一遛,看能否几这么将事情给解决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