衍墨轩小说网

第440章

小说:福运宝珠 作者:猪头的老公 更新时间:2019-07-14 04:51
  随着时间的推移,王夫人被点了穴道,保持了一个姿势太久,觉得自己都要废了,实在受不了了,也只得放下尊严,望向魏宝珠言道:“能否请你,帮我换换姿势。”
  魏宝珠闻言,当下便摇头拒绝道:“当然不行了,你要搞清楚现在自己的身份,所以,你还是老实待着吧,想要解开,等到了下个城镇,自然会让你放松一下的。”
  闻听此言,王夫人整个人都不好了,只恼怒的言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难不成,真计划这样让我到下个城镇,我想因为你年纪小的原因,很多事情应该不清楚,不如我给你普及一下,那就是呢,血脉长期凝固呢,很有可能致人死亡的,你应该不像自己的手上染上人命吗。”
  魏宝珠扯了扯嘴角,并没有应王夫人的话,而是朝着车外喊道:“你这样将人给点住,应该不会要人命吧。”
  魏宝珠话音刚落,就听马车外喊道:“放心,我动手是很有分寸的,不会真让人伤在咱们手上的,再者我看过地图了,在天黑前,应该就能到下个城镇,这么点事情,应该没有问题的,所以根本没有必要理会她。”
  听了这话,王夫人只气了个半死,当下便恼怒的言道:“你胡说八道些什么呢,什么叫做没有事情,我不知道你是从谁身上得出了这样的结论,可是你不能以偏概全,我估摸着你以前见过的人都是些贱民,贱民天生命贱,这么点事情,对他们当然不算什么,可我怎么能跟他们一样,自小金尊玉贵,锦衣玉食的养大,可以说是爹娘的心头肉,你这样的手段,用到那些贱民的身上自然是没什么大不了的,可我不一样,你若是真这么干了,和要了我的命,也没什么两样了。”
  魏宝珠听到这里,不由翻了个白眼道:“人们都说人之将死其言也善,你怎么就一点这样的意思都没有呢,开口闭口贱民贱民的,偏偏,你的衣食住行没有一点离开这样的贱民,甚至是家里的奴才都是这样的贱民出身,我真的好奇的紧,你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难道就不怕他们心灰意冷之后,要了你的性命。”
  “这么多年,我也就看见你一个傻大胆,哦,错了,也不是,你之所以这么干,是因为你身后有陈家撑腰,觉得自己能制裁了我,所以才多管闲事到如此地步,实在是可笑的紧。”
  魏宝珠闻言,眉头立时皱了起来,只没好气的言道:“你说什么,你觉得我可笑,王夫人,我可警告你,你可别给自己找不自在啊,我哪里可笑了。”
  “当然可笑,你可知道,这个世界上,比我狠,比我毒的有多少人。”
  抬头望着王夫人,魏宝珠有些无奈的言道:“这和我有关系吗。”
  “当然有关系了。那些比我狠比我毒的人,你不去找他们的麻烦,偏偏找到我的头上了,怎么是看我软弱可欺是吗,那我也不妨告诉你,你打错了算盘,不信,咱们走着瞧,陈家又如何,这里是我的地盘。”
  又受了一波威胁,魏宝珠有些无奈的言道:“我也是个傻子,陪你说这些做什么,行了,安分一些吧,若不然,我便将你扔下马车,绑在你马车后面走,想来,你应该不想那样才对。”
  打了个冷颤,不得不说,魏宝珠这威胁还是有用的很,起码王夫人听了这话,再不敢起别的心思,当下便闭紧了嘴巴。
  见状,魏宝珠满意的言道:“还算识时务,早这么多好,安分一点,放心,我也不是那狠心的,目的也是教你向善,自然不会让你去什么肮脏的地方。”
  王夫人闻言,只将这话牢牢的记在心里,并且暗暗嘱咐自己牢牢记住,若是之后那魏宝珠敢毁了誓言的话。想到这里,王夫人不由长叹口气心中道:“如今说这些也是没用了,人为刀俎我为鱼肉,便是魏宝珠等人真的毁了誓约又如何,若是以往,他能将这天给捅破了,可此时却也只能低着脑袋做人了”
  随着天色越来越暗,王夫人见马车终于进了城门,心中终于带上了几分暖意,直到住进了客栈,王夫人这才言道:“都到这里了,你应该能解开我了吧,这一路,我的身体都快废了。”
  陈夫看了宝珠一眼,见其点头,这才出手,接了王夫人的穴道,只见其一下子就趴在了桌子上,哀嚎了起来。
  魏宝珠皱了皱眉头,有些没好气的言道:“你别耍花样啊,已经放开你了,你这是再做什么。哀嚎个什么劲。”
  王夫人闻言,没好气的等着魏宝珠道:“你问我哀嚎个什么劲,你被点了穴道一路一动不动的坐着马车回来试试,若不是我平日里身体实在不错,今天非得被你们直接弄死不可,我就奇了怪了,你们怎么就这么恨不得我死呢,我承认,我伤天害理的事情是做了不少,可这世间的人,又有谁敢说自己的手完全是干净的呢,为什么就偏偏要我付出代价。”
  “理由我已经说过了,我觉得也没必要一直重复,是天底下的不平事很多,可也没出现在眼前,你要怪就怪自己倒霉吧,怎么做坏事就被我碰上了,走了也就走了,偏偏不甘心,又来招我的麻烦,如此三翻四次的招惹我,我怎么可能就这么算了。”
  听了这话,王夫人仿佛抓到什么把柄一样,冷冷的盯着魏宝珠道:“说来说去,原本说的那么冠冕堂皇,如今的意思,还不是就是我惹到你了吗,还以为你多厉害呢,原来也不过如此啊,说到底都是为了自己的利益着想,既然如此,就被摆出一副救世主的姿态,没得让人看着恶心,我也希望你能放了我,大不了我像你保证,以后再不敢那缺德的事情就是了。”
  柳爷三人此时是真的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只是既然段霄飞这个皇子都不在意了,他们何必掺和这件事情,想通这点,三人忙连连应是。
  见该交代的都交代了,三人也不浪费时间,只言组织里事情多的很,便要告辞,魏宝珠见状,也没拦着,直接将人给送了出去。
  当然了,虽然说的陈家不可信,可魏英齐还是写了封信过去,以作提醒。
  而显然,这信也有用的很,落在陈台手中,刚一看完,陈台便忍不住将信给甩了出去。脸上实在是难看极了。
  陈夫人见状,忙上前问道:“这又是怎么了,我听说是魏家的信,可是他们来找麻烦,哼,这是看着咱们几次无功而返上来打咱们的脸了,不过一个乡野丫头,真是好大的胆子,我这就让人去,我就不信了,那丫头还能真这么邪门。”
  “行了,还闹什么,都试了几次了,有的时候,你不能不信邪,再者说了,你信都没看,倒是先怪罪其人家了。”
  陈夫人听到这里,不由好奇的问道:“听你这话里的意思,似乎这里面另有隐情,也是,魏家送来的信,便是他们的错,他们也不能这么写啊,真是,你倒是直接说说到底什么事情,别让我一直在这里乱猜啊,脑子都快炸了。”
  将信递到了妻子的手里,陈台紧跟着言道:“瞧瞧吧,你女儿现在是越发的本事了,找杀手组织的事情都做的出来了,虽然我对那皇帝没什么好印象,可就凭今天你女儿做的事情,人家若是想要做些什么,这可是**裸的把柄,略动动手脚,杀了她都不为过的。”
  陈夫人将信纸瞬间撕了个粉碎,只没好气的言道:“蜜儿可是咱们的亲身女儿,是我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我知道,当年,她硬要加入宫中,却将日子过成那个模样,你心中又气又心疼,我又何尝不是,可事情已成定局,这女人成亲就恍如第二次投胎,选对了,自然一声顺遂,选错了,这人心都给了,还能如何,只能就这么凑活的过下去,更何况,她嫁的还是皇帝。”
  一听这话,陈台立时没好气的言道:“都这个时候了,你还向着她说话,要我说,这蜜儿就是被你给惯成这个样子的,原来还有些灵性,自从入宫之后简直蠢笨到了极点,我都将路给她铺好了,可她呢,非得跟我对着干,宝珠这丫头,我承认却是有些不足,林锦的事情,的确是让人生气到了极点,可宝珠这丫头的人品,我还是清楚的,她和霄飞两情相悦,是林锦非得掺和在这里面,她一个女孩子又有什么办法。”
  陈台此言一出,陈夫人立时冷笑言道:“那照你这么说,还全都是别人的错,那魏宝珠就一点错都没有。”
  这话说的陈台一噎,无奈言道:“我可没有说这话,只是觉得,若是都怪在那孩子身上未免有些太苛刻了。”
  再忍不住嗤笑一声,陈夫人立时冷笑言道:“哦,不怪她怪谁,你还记得那林锦说过的话吗,当日他可是直言说过,从抱着宝珠的那一刻起,他心中就将宝珠看成了未来的伴侣,这样的事情,我就不信魏家能一点察觉都没有,可他们呢偏偏没有一点动作,反而任由女儿与林锦接触,为的是什么,还不是得到些好处,如今见了霄飞,觉得比林锦更有前途了,哦,转身将人家给踹了,还不许人家撒撒火,这是什么道理,我可告诉你,老头子,魏宝珠那丫头,可是奸诈的很,小小年纪便将几个男人玩耍在手掌之间,霄飞年纪小,没见过世面,被她迷住了很是正常,你说你怎么也栽进去了呢,陈台,你该不会有什么花花肠子吧。”
  陈台只觉得这个世界上,没有比这更离谱的事情了,当下言道:“你说的这叫什么话,也不怕别人听见了笑话,真不知道你整天到底是怎么想的,我都多大年纪了,哪里会有这样龌龊的想法,更不用说这个人,可能是我未来的外孙女婿,你要这么说,侮辱的就不止是我一个人了。”
  此言一出,陈夫人当下没好气的道:“这么想也怪不得我,谁让你表现的这么偏心呢,偏的还是一个外人,自己女儿和家族倒是靠后了,由不得人不怀疑。”
  长出口气,对于陈夫人这话,陈台无奈言道:“你应该记得我说过吧,这魏宝珠的气运实在是厉害,按说陈家积累千年,也该有些气运的,可是两方冲突,结果你也看见了,那是一面倒的,家里去了几个人,就没有一个赢了的,你不是也亲自去了吗,结果是什么,就不用我细说了。”
  一席话说的陈夫人本就不爽的心,更加难受的紧,深吸口气,直直的盯着陈台道:“你今天是不是真计划换个夫人,若不然,也不会这一句接着一句,我看就是想将我给气死,给下一个腾地方。”
  “你这话可真是口无遮拦,什么叫做给下一个腾地方,别胡说八道的事情到底怎么回事,你心里应该清楚的很,只是就是因为丢了面子,所以无法心平气和的想一想,这宝珠嫁进来,对咱们真是利大于弊。”
  “利大于弊,你还真会捡着话说,我怎么一点都没有看出来,因为魏宝珠,咱们陈家名誉受损,世家之中,只怕早已沦为了笑柄,更是有家族子弟多有怨言,你自己算算看,就这些日子了,你就处理多少起了,如今还帮着她说话,是不是非得陈家不存在了,你才能醒悟,什么气运,这样不知检点的女人,便是再大的气运,我们也不敢要。”
  “你说的那些,我也清楚的很,可就如你所说,那样的事情我是处理了不少,可也让我深刻意识到陈家的弊端,且解决了不少,若说白了,我还要感谢宝珠呢,若没有她,等这件积攒的弊端一起爆发,那才是陈家的灭顶之灾,所以我不恨她,反而有感谢她。”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