衍墨轩小说网

第437章

小说:福运宝珠 作者:猪头的老公 更新时间:2019-07-11 04:35
  听了林姨娘这话,王管家整个人都不好了,只紧紧皱着眉头言道:“你怎么做到的,我可不认为老爷来你这里,能容忍你拒绝他。”
  冷笑一声,林姨娘只淡淡言道:“我何必拒绝,要知道,他不过是想要个女人陪着罢了,我给她找个就是了。”
  王管家对于林姨娘说出这话来整个人都惊悚了,那模样,将林姨娘都给逗笑了,当下好笑的言道:“瞧你,这模样,我做出这事来有这么让你惊讶吗,他对我无心,我何必对他有情,说到底,这么多年了,我对他恨的很,当年,若不是强占了我的身子,如今我只怕已是海阔天空,何必困在这个后院,变成现在我都不认识的模样,实在是可笑至极,夫人为此还对我处处打压,时时欺凌,整天骂我贱蹄子,说来可笑,难不成,他以为,我喜欢这样的生活不成,若是他有本事些,拿捏住了自己的男人,我倒是要谢谢他了,自己没本事,这那男人摸了一个又一个,最后却将过错怪道我们这些没法抵抗的人身上来,岂不可笑。”
  听了林姨娘这话,王管家不由就想到了自己的女了,心中更恨了,这模样落在林姨娘眼中,还当王管家为她心疼,不由心中一喜,忙抱着王管家的脖子道:“不过,我如今却要谢谢他们,若不是他们如此,我又如何会遇到你,若这一切的苦难,都是为了遇见你,那婉儿此生无憾了。”
  一时间,王管家听了这话,只觉得心中五味杂陈,说到底,他之所以将林姨娘勾到手,若说没有其他的心思,只怕他自己都不信的,可事情已经到了现在这个地步,便是再说什么也晚了,想起林姨娘刚刚言说,腹中已经有了他的骨肉,王管家不由心中闪过了一抹坚定,这肚子里的只怕是他仅有的了,说什么也不能折在这里面。
  一时间神色一冷,忙望向林姨娘道:“若是让你离了这里,你可愿意。”
  点了点头,林姨娘只笑言道:“你说呢,自与你走了这一步,我便是你的人了,无论你去哪我自然是要跟着你的,什么荣华富贵,我林婉儿半点都没有在乎过,只要你对我真情一片,我便是很忙都不怕了。”
  不自在的避过了林姨娘的视线,虽然王管家什么都没说,可这个动作,却让林姨娘明白了,这离开定然是有内情的,不由眉头一皱道:“你该不会另有打算,莫非你不跟我一起走不成。”
  见林姨娘已经猜到了,王管家苦笑一声言道:“婉儿果然聪慧,如今你这肚子这两个月还好,再过些日子只怕是瞒不住了,不如先避了出去,等我将这里的事情解决完了,便去寻你可好。”
  林姨娘施施然站起身来,立时拉开了与王管家的距离,当下便冷笑言道:“我又不是个三岁小孩,你也并比费力气哄我,到底是什么事情,给我说明白了,我可不想活的不明不白。”
  王管家闻言,苦笑一声言道:“婉儿能别问了吗,你只要相信我就好了。我这么做完全是为了你好,为了咱们的孩子好。你也说了,你肚子里的是我唯一的血脉,我便是不为了你也得为了他不是吗。”
  林姨娘冷笑一声,只开口怼道:“你少拿这些似是而非的话来敷衍我,我只想知道真相,你到底想做什么,给我一五一十的说清楚,若不然,我宁可带着孩子死在这里,也绝不出这王家一步,你休想甩开我们母子二人,更不要指望能从我手中逃走,这一生,我少有什么想要的,如今既然抓住了你,就绝不会放手。”
  王管家闻言,只得正视着林姨娘道:“你这人,我什么时候说过要离开你了,不过是想让你先出去,待我安置妥当,便去寻你,你总不希望咱们以后的日子,在追杀中度过吧,非是我急着让你出去,只是你也想想看,你这肚子可瞒的住,若是被人知道了咱们之间的事情,莫非你想带着孩子一起在地下团聚不成,这对他来说未免有些太不公平了,还未好好看过这个世界,难不成,你就忍心让他这么离去。”
  话到这里,段霄飞忙唾了两口,又紧跟着言道:“我的意思是说,自来到这里,我才是男人的,所以,不能以男人的事情来评断我,我和他们是不一样的。”
  见一句话都逼着段霄飞说出这样的话来了,魏宝珠只撇了段霄飞一眼便道:“你如今,可是越发的厉害了,什么话都敢说,算了,看在你连自己不是男人这样的话都说出来了,我就勉强忘了你之前的话吧,不过,你也记住,回去之后,定要安分一些,绝不可以再流露出你对我的感情,不然,就别怪我讨厌你了。”
  连连点头,段霄飞忙开口应道:“你放心就是,我不会再做什么蠢事的,再者说了,这圣旨已下,我母妃的心应该就能放下了,你啊,就别太担心了,放心,我会解决好的,绝不会让你们再处于危险之中。”
  抽了抽嘴角,魏宝珠长出口气言道:“这个,我就不指望了,至于你的母妃,我劝你还是多看着点,少操心我,我总觉得她好像不太正常了,总而言之一句话,你啊,就好好陪着她哄着她,千万不要再刺激她,不然,你定然会看到,你生命中‘最重要’的两个女人斗个你死我活了,这个结果应该不是你想看到的吧。”
  毫无怀疑,玉真子被这话给噎住了,小心的看了宝珠一眼,忙连连点头道:“放心,我不会让你为难的。”
  魏宝珠听了这话,不由轻笑一声道:“你又误会了,对于你母妃,我没有什么为难的,她要敢来,我定会给她个深刻的教训,让她之后,再不敢找我的麻烦。”
  险些被自己口水给噎死,好容易止住了咳嗽,段霄飞只满脸尴尬的言道:“你说的意思我都明白了,你放心,等我回去之后,我定然天天陪在我母妃身边,绝不会再让她针对于你,不过,宝珠,莫非我们之后,就只能梦中相见了吗。”
  “嗯”了一声,魏宝珠有些好笑的言道:“这有什么不好的,梦中相见,多浪漫的事情啊,再者说了,我还计划回家一趟呢。”
  段霄飞听到这里,一个激灵的站直了身子,不可思议的言道:“宝珠,你说什么,你要回家去。”
  “嗯,怎么了,我回家让你这么惊讶吗。”说到这里,见段霄飞似乎有话要说,魏宝珠忙抢先一步言道:“原本便计划要回去的,只是一时没有准备好,如今,这圣旨来的正是时候,想来,在圣旨宣告之后,我便是离开这里,也不会有什么奇怪流言吧。”
  深吸口气,段霄飞不由言道:“奇怪的流言自然是没有的,只是我这心里得多难受,宝珠,我知道,你想祖母他们了,可是也没必要非得这个时候回去啊,你完全可以等祖母他们来了,不是就见到了吗。”
  深吸口气,魏宝珠言道:“你应该知道,我祖母他们为什么要离开这里吧。”
  恹恹的点着脑袋,段霄飞苦笑言道:“我自然明白,可是宝珠。”
  抬手蜘蛛了段霄飞的话头,魏宝珠坚定的言道:“事情我已经决定了,多余的话,你也不必说了,想来我的脾气,你是应该很清楚的,若是我想做的事情,你说的便是再多,也是无用的。”
  苦笑一声,段霄飞接过了话头道:“是啊,你说的没错,从来,你就是一个坚定的人,只要有目标,绝不会半途放弃,哦……,也不能这么说,还是有放弃的。”
  见宝珠望了过来,段霄飞不紧不慢的言道:“就比如对我,你不就是放弃了吗。”
  便是知道这样是最好的结果,可段霄飞这个模样,魏宝珠不知道为何有些微微的心虚,只将头扭到一边言道:“霄飞,我相信,我这么做的用意,你应该清楚的很,我真的不想,我们之间,到最后,只剩下彼此的埋怨,甚至是血海深仇,两人再无缓和余地,与其这样,不如我们现在分开,前若是未来这些阻碍不在了,我们还有在一起的机会,你说是吗。”
  死死的咬着嘴唇,段霄飞点头应道:“你说的不错,可你也没必要离开这里吧,丢下我一人,在这个孤独的世间,我会疯的,我真的会疯的。”
  看着段霄飞撒娇般的缠了上来,魏宝珠没好气的将段霄飞的脑袋推到了一边,这次言道:“刚刚也不知道是谁说,我与他母妃是最终要的两个女人,如今我走了怕什么,不是还有母妃在吗,以前如何,我不知道,可现在吗,我相信,有你母妃在,你的未来一定不会无聊,再者说了,我不过离开些日子,又不是不回来了,左右以咱们现在的关系,现实中还是不要见面的好,若是想我了,就如今天一般,将我拉进梦中就是了,你放心,我会等你,等你将一切都解决,风风光光与我成亲。”
  一时激动,段霄飞终归没忍住,紧紧的搂住了宝珠,头埋在宝珠的箭头,闷闷的应了一声,随之,便道:“宝珠,你放心,我定然不会让你再受委屈,母妃那边,我也会想办法,让他对你改观,我相信你,你这么好,母妃一定会喜欢你的。”
  忙摆手拒绝了段霄飞的安排,魏宝珠忙言道:“我劝你还是算了吧,如今,你要做的,便是让你母妃忘了我的存在,你想想看,咱们现在都没关系了,你偏偏左一句,右一句提的都是我,你母妃得恨成什么样,再者说了,我这次走,虽然有想要去看看祖父母的意思,可更重要的,便是让你母妃知道,我对你是真没什么心思,你说若是我走了,你反而更挂念我,你母妃心里该怎么想我,好啊,这魏宝珠手段果然了得,欲擒故纵,玩的不错啊。”
  听到这里,段霄飞便忍不住笑了出来,有些好笑的言道:“哪里有你说的那么夸张。”
  见魏宝珠瞪了过来,段霄飞忙连连点头道:“好好好,就算你说的都对好了,我依你,我依你还不行吗,不过宝珠,你该不会这一去,几年都不回来吧。”
  “我又还没回去,哪里知道,得用多少时间,不过别担心,不管多久,我不会忘了你的,再者说了便是我留在这里,我刚刚也说过了,你绝不能来找我,既然如此,我留在这里,和回家有什么区别吗。”
  苦笑一声,段霄飞只瞪着魏宝珠言道:“怎么会没有区别,这区别大了去了,你也不想想,你留在这里,便是每天不能相见,我也总知道,你就在我身边,可你要是离了我,总感觉连这里的空气都寂寞了。”
  魏宝珠好笑的正要应话,却听到了门响的声音,不由忙说了一句“我还有事,你自己玩去。”便回到了现实之中。
  缓了缓神,忙上前将门给打了开来,见是父亲,魏宝珠好奇的言道:“爹,现在时候也不早了,你怎么能这个时候来了。”
  魏英齐闻言,紧紧的盯着女儿,几次张口,却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好,魏宝珠一愣,想着段霄飞梦中所言,不由直接言道:“莫非爹,你是要说,陛下下了圣旨,要我和霄飞解除婚约的事情。”
  见女儿一开口猜中了,魏英齐内疚的低着脑袋道:“都是爹爹的错,是爹爹不好,若是hi爹爹再有用一些,你也不会落到现在被人宰割的地步,虽然,你平日里对霄飞说话挤兑的多,但是我知道,你对他是有感情的,本以为在陈家定下了你们的婚事,以后你们定然一路坦途,没想到,竟然发生这样的事情,生生断了你们的好姻缘,是爹爹的错,是爹爹的错。”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