衍墨轩小说网

第436章

小说:福运宝珠 作者:猪头的老公 更新时间:2019-07-10 23:35
  翻了个白眼,魏宝珠将段霄飞近在眼前的头给推在了后面,这才言道:“你够了,现在可是正事要紧,再敢胡闹,你信不信,我这就将你踹出去。”
  段霄飞闻言,整个人直接挂在了宝珠的身上,带着几分无奈言道:“宝珠,你知道的,这毕竟是我的世界,以我的意志为主,你想要取代我,只怕现在还不行,不过,你放心,咱们之间一向都是你做主,你想要做什么,只管告诉我,但凡我能做到的,便绝不推辞,你看这样可好。”
  翻了个白眼,魏宝珠,只没好气的言道:“还真是谢谢你们了,可若是事情我都没有解决,那你们还是躲开的好,不然只怕你们就要落到万劫不复的地步,至于我,你们完全不用担心,我不会有事情的。”
  见魏宝珠这么说,段霄飞只能无奈言道:“你说的叫什么话,我的心意,你完全知道,若是真出了什么事情,左右有我与你一起,是生是死都好,这是我给你的承诺。”
  翻了个白眼,魏宝珠没好气的言道:“我不过随口一说,你的丧气话怎么这么多,到底想说什么,不妨摆明了说,若是合理,我便应承,若是不合理,那我也是不会答应的。”
  段霄飞无奈的叹了口气,反手两宝珠搂进了怀中言道:“从来你就是这个样子,什么事情都想自己解决,我拜托你看看我,我现在想告诉你的是,宝珠我一直在你身边,我会永永远远的陪着你,没有人能将我们分开,这点你就放心吧。”
  这样耳熟的话,魏宝珠自认为听了不是一次两次,可依然心中高兴不已,只好笑的言道:“你这人,如今情话,可真是张口就来,行了,行了,我的脸皮可薄得很,我可不想一会红着脸,对了,我这次来最重要的便是让你帮我查查那王夫人,她到底是什么样的背景,而且这么多年做了什么事情,我要都清清楚楚,左右这件事情既然我已经管了,就绝不会半途而废,再者说了,若是真的让他们给跑了,那之后我的日子只怕要难过了,毕竟没有人喜欢这样的人。”
  听到这里,段霄飞只苦笑言道:“宝珠,你给自己太大的压力了,事情根本就不是你想的那样,再者说了,有我们这些人在,哪里用你一个小丫头,拼命压榨自己,这样下去,只怕你的身体都要垮了,你放心好了,既然我应承了你,就都会为你做到,王夫人这件事情交给我,我会将一切都给办的妥妥当当的,你就放心好了。”
  “放心,事情没有定论之前我如何放心,霄飞,所以,这段日子,咱们便先安分一些吧,你呢,好好做你的事情,我也解决我的,从现在开始,若是没有必要,咱们还是不要见面了,免得一不小心惹出什么麻烦来,那就不好了。”
  段霄飞此时最讨厌的便是这两句话,魏宝珠这边刚刚话落,段霄飞便咬牙怒道:“所以,你这是隔离开彼此吗,你就不怕若是我变心了,你该怎么办。”
  死死的咬着嘴唇,魏宝珠即使此时心痛到了极点,依然坚定的站在门外言道:“我有家人要护,你也有家人要顾虑,说白了,彼此身上的重担过重,在事情没有下定论以前,就不要婆婆妈妈再惹祸端了,安静的待着,对现在的我们来说,也许是个不错的选择。”
  段霄飞听闻此言,虽不满意,却也不得不说,听了魏宝珠这话,便从心中飞起一股怒气来,段霄飞险些压不住自己的火气,只是一看到宝珠,那就如同冷水浇灌一般,立时清醒了过来,忙讪讪的言道:“宝珠,你别误会,我是被这些人气的,真不是冲你。”
  魏宝珠翻了个白眼,有些无奈的言道:“这一点我自然清楚的很,霄飞啊,我觉得,咱们还是各自散了吧,免得一会尴尬。”
  段霄飞听了这话,当真气了个半死,没好气的言道:“宝珠,你说的什么话,怎么就要散了,我不是说其它的事情你不用管,我会盯着的,还有王夫人,不管他是谁,我都会帮你将他收拾干净了,你说可好。”
  魏宝珠闻言,只握着段霄飞的手道:“你呢,觉得好吗。”
  摇了摇头,段霄飞苦笑言道:“没有你在身边,我怎么可能好,宝珠,若是你真的的担心我,就是好好待在这里,好好陪着我,那我便是这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了。”
  翻了个白眼,魏宝珠有些无语的言道:“什么世界上最幸福的人,弄得你和没见过世面似的,好了好了,都带着人离开这里,接下来的事情,我会应付,你们该去哪里就去哪里。”
  不想魏宝珠这话刚落,想着以往宝珠身边之人各显神通,帮着宝珠解决麻烦,段霄飞又有些抑郁了。
  见此情景,魏宝珠是真的无奈了,只得深吸口气道:“不和你说那么多了,你放我出去,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做呢。”
  段霄飞摊了摊手只道不急,可偏偏不去忙别的,弄得魏宝珠有些无奈的言道:“我拜托你好不好,我说的话,你听到了没有,你不急,我可急的很,王夫人的消息打听到了告诉我,另外其他的事情就不要打扰我了,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做呢,没工夫陪你玩。”
  深吸口气,段霄飞忙开口言道:“你心里到底怎么想的,时时刻刻都想着你的事情,难道你就不能想想我,宝珠,我们也有几天没见,这些日子,我日日夜夜脑子中都是你的影子,可你呢,见到我,似乎并不怎么高兴,莫非你就真的这么冷情不成。”
  翻了个白眼,见段霄飞又说傻话,魏宝珠有些无奈的言道:“算了,我也懒得和你说这些话了,左右事情到了现在这个地步,走一步算一步吧,我就不信,我一个人还走不出去不成。”
  听了这话,段霄飞也忙跟着言道:“说的对,宝珠,我这就跟你一起走。”
  此言一出,段霄飞苦笑言道:“虽然明知道你这话说的对极了,可我真恨不得,你这些从没有说出口,这样一来,我也不必,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说到这里,段霄飞身子一顿,忙开口言道:“不说这些了,如今最重要的就是你的安全,你给我个实话,那些杀手,可伤害了你。”
  嗤笑一声,魏宝珠只淡淡言道:“你这话就问的奇怪了,若是我出了事情,如何能与你在这里好好说话,再者说了,而且,我已经找到了解决的办法,我再说一遍,只要你安心做你的幌子,别和我有什么牵扯,那我自然是安全无虞的。”
  听了魏宝珠的这番话,段霄飞实在不知道该用什么神情去面对,最终,化为了一抹深深的无奈道:“你非得这么说不可吗,你明知道,我心里放不下你。”
  眼见段霄飞又要旧事重提,魏宝珠无奈的言道:“段霄飞,我拜托你好不好,睁开眼睛好好看看这个世界,可不是能任由你随心所欲的,如今,咱们身处弱势,显然保护自己才是最重要的,这一点你不明白吗,现在这情况,到底怎么回事,我想你比我还要明白,不是吗。”
  身子一震,段霄飞苦笑言道:“你说的不错,我的确是清楚的很,以往不过是自欺欺人罢了,可宝珠你,偏偏连这点念想都不肯给我,你真的要对我如此狠心吗。”
  魏宝珠听了这话,不由无语的言道:“段霄飞,我若是不对你狠心,你就得伤心了。”
  见段霄飞没有明白,魏宝珠当下没好气的言道:“这都没明白,等我一命呜呼了,你可就不止伤心了,只怕肝脾肺肾都得伤一遍不可,所以,为了没有那样的未来,你还是安生一点吧,也不要你去那贵妃面前,突然说什么不喜欢我的话,只要你不在她面前谈论我,想来不用多久,应该就能将她的目光从我的身上移开了。”
  此言一出,段霄飞无法反驳,只整个人都不好了。
  知道这样的话说出来,有多伤人,魏宝珠只苦笑一声言道:“行了,该说的我也和你说过了,放心,现在已经买通的杀手,我想我能自己解决,只要你不在给我找事,我应该能完美应对这场劫难的。”
  此言一出,段霄飞的脸上更是难看了起来,施施然望着魏宝珠道:“是我对不起你,若是早知道会变成这样,我便晚些再说那些话了,起码那个时候我还能护着你,不像现在,明明你危险到了极点,偏偏我什么都做不了,还不敢与母妃大吵大闹,就怕她再做出什么不理智的事情来。”
  闻听此言,魏宝珠忙道:“段霄飞,这些话真的不必说了,你的为难我懂,你的纠结我也清楚,她毕竟是你这具身体的生母,又让你感受到了人间的真情,你心中有她,想要回报她这份母爱,也是理所当然的,我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只是希望你将心比心也能明白我想护着父母的心,让我的父母都不用经历那种心惊胆战的日子,就像你说的现在的你什么都做不了,若是亲近与我,只会给我带来麻烦和别人的杀意,所以,你若是真想与我有什么未来,就好好学你该做的事情,等你能够成长起来,护着我的那一天咱们有很长的时间,能够在一起,你说不是吗。”
  听闻此言,段霄飞连连点头应道:“是啊,的确,我们未来有无尽的时间能够在一起,实在不急于一时,宝珠,是我没用,若是我能说服我母妃,或者有能力护着你,事情也不会落到现在这个地步,不过你放心,我会乖乖听你的话,争取再不给你找麻烦,也会尽快成长起来,护着你宠着你,绝对不让你出一点事情,如此可好。”
  点了点头,魏宝珠深吸口气道:“你能这么想,就最好不过了,如今该说的也已经说过了,你便回去吧,我还有事情,就不陪着你了。”
  看着魏宝珠冷漠的眼神,段霄飞再也忍不住一把将宝珠搂在了怀中,苦笑言道:“别这么对我好吗,虽然你说的都对,可是我真的不能接受,你现在对我如此冷漠,咱们毕竟在梦中,便是亲近些也没人有人能够知道,我希望你能好好与我说话,我保证,以后咱们相见,但凡我没有保护你的能力之前,绝不会露出与你亲近的模样,如此可好。”
  微微动手,将段霄飞给推了开来,魏宝珠这才言道:“当然不好,若是咱们不好好锻炼一下,若是你演砸了怎么办,别忘了,这样的事情,你可不是做过一次两次了,所以,我觉得咱们从现在开始不论是现实生活中还是梦中都保持些距离才是正经,这样不管对你对我都好,这是我此时最大的愿望,我相信,你也能够了解不是吗。”
  苦笑一声,魏宝珠都说到这个份上了,段霄飞还能再说声,唯有更用力的将宝珠搂在了怀中,仿佛要将对方揉入身体一般,许久方才将人慢慢的推了开来,缓缓言道:“宝珠,虽然这么做,会让我心痛到极点,可既然这是你要的,我一定成全你,也请你对我有信心,只要给我机会,我一定,很快成长起来,护着你宠着你,再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你。”
  听了这话,魏宝珠神色一松,缓缓开口言道:“你能这么说,我真的很欣慰,既然如此,你便回去吧,以后,也别轻易将我拉入梦中,明白了。”
  恹恹的应了两声,段霄飞便开口言道:“你放心,我也不是三岁的小孩,怎么会真的连这点事情都不懂,原本不过是不舍得与你分离,如今既然已经充分认识到,因我的任性给你找了多大的麻烦,以后定然会知道遮掩一些,还请宝珠你相信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