衍墨轩小说网

第七十七集:打入敌人内部

小说:宝藏烽烟 作者:随着梦想奔跑 更新时间:2018-10-13 22:03
  “远忠先生,咱们出去吗”孔其问我。
  “出去。”说完,我戴上墨镜。
  孔其挎上狙击步枪,紧跟在后。
  这次潜伏行动,有我们三个执行,秦敬雯扮作我的未婚妻,孔其是她的亲哥哥。
  起初,孔其还不敢表态,有点害怕秦敬雯。
  女孩给他使个眼色,孔其这才点头答应,从其可以看出,秦敬雯的世,可不简单。
  “嘿嘿,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是我们猎户的职责,就怕惊到各位。”我们来到木深等人面前。
  “敢问,你们是”木深看着敝人询问。
  “不好意思。我叫刘精,他、是我妻子的亲哥哥。哎,你叫啥”我看着孔其反问。
  “你这厮,把我妹弄到手啦。却连大舅子给忘啦。”孔其白我一眼,面向木深等人说。
  “哈哈,你们真幽默。”南飛看看其他人。
  “过奖。我叫孔聋。”孔其这话一出,木深等人大惊。
  “恐龙”章林赶忙反问。
  “嘿嘿,都别误会。我这是孔子的孔,聋子的聋。”没想到,孔其这么冷酷的杀手,也有风趣幽默的时候。
  “吓死我啦。”南飛拍着脯说。
  “哈哈,人家那都是大腕儿,我这是炒作而已。”孔其连忙摆手。
  “兄弟,你的枪法不赖,有空教教我”章虚有自己的打算。
  “好哇。妹夫,你说呢。”孔其给我使个眼色。
  “嘿嘿,你们之间的事儿,我不管。老子赶紧去找猎物。要不然,你妹又该让我跪键盘啦。”敝人说完,转就走。
  “壮士且慢。”木深赶忙拦在我前。
  “不是我不给你面子,而是我妻子,还在那边等着呢。我们初到大理,盘费用尽。找个工作,竟他妈受气。”敝人大骂钱老板。
  “我妹夫,是驴脾气。与老板闹翻,直接有人。害得我,与他沦落街头。”孔其也是演戏的高手。
  “敢问,弟妹在何处”木深问我。
  “就在林外,她胆子小,不敢进来。”我指着林外说。
  “这样,你们救我一命。木深感激不尽。如果不嫌弃,带上弟妹,我们找个地方喝几杯,以表我的感谢之恩。”木深接着说。
  “你看呢”我问孔其。
  “看我干啥”那厮眨眨眼。
  “你是我哥。再说了,那枪是你开的,你才是大股东。”我话音刚落,木深等人大笑起来。
  就这样,木深留下章虚南飛章林,让他们带着猎物回御清园,自己在南菲燕的护佑下,跟随我们离开丛林。
  “今天,我高兴。”木深端着酒杯说。
  “哈哈,我们也是。”敝人与其碰杯,坐在我边的秦敬雯,眼神之中,带着幸福。
  “妹夫,你少喝点。”孔其看看秦敬雯,心想、大姑娘真的动啦。
  “我说大哥,你妹子都没开口,你这是干啥呀我呢也高兴,今天就多喝两杯。”敝人边说,边给秦敬雯眨眼。
  女孩多聪明呀。
  “造反是吗我哥说你两句,还给我来劲儿啦”秦敬雯拧住我的耳朵反问。
  “老婆,我知道错啦。让你哥替我喝。”说完,我把酒递给孔其。
  “妹子,你不够意思。”孔其接过酒杯说。
  “呸,我咋啦”秦敬雯看着孔其,那厮还以为,女孩当真生气了呢,酒杯差点摔到地上。
  “哈哈,如果精弟不胜酒力,今天、咱就到这里吧”木深显得非常高兴。
  “嘿嘿,不好意思,让你见笑啦。”秦敬雯赶忙说。
  “夫妻之间,能有你们如此恩的,的确很少。对了,你们有住处吗”木深看着秦敬雯反问。
  “房子到期啦。我们正打算交房租呢。”敝人赶忙说。
  “房租到期正好。你们救我一命,就是木深的恩人。俗语云,知恩不报非君子,万古千秋留骂名。这样,我有个宅院,平时、也没人住。你们如果不嫌弃,就先搬过去,缓解一下压力。”
  “这,这不好吧。无功不受禄”
  “什么无功不受禄你们打死山猫,就是大功”木深打断敝人的话。
  “那,我觉得”
  “你的枪法好,假如觉得那个什么。就跟在我边。刘先生,你脑子管用,也可以帮我出谋划策呀”木深再次打断孔其的话。
  “既然这样,那我们恭敬不如从命啦。”敝人拱手。
  “这就对啦。”木深非常高兴。
  就这样,我们又同饮几杯,交谈半个时辰。
  在打入敌人内部之前,敝人就跟三宝嘱咐好啦。
  让三宝躲在清轩剑中,我要有什么指示,就通过暗语咒告诉尔等,然后、再有他们传给持正等人。
  次,我让徐方告诉持正等人,初战告捷。
  同时,也把以后的计策,给白圣他们说个详细,眼下、我们刚过来,没有站稳脚,不敢轻举妄动。
  让持正弄出点动静,那样、我和孔其就有大显手的本钱。
  白圣让三宝转告我,等着秋风。
  我躺在上,拿着手机查资料,突然、外面响起敲门声。
  “进来。”我坐起子,看着红木门说。
  “远忠。今天没事,咱们逛街去吧。”秦敬雯走到我边。
  “小雯,我我”
  “你什么呀嘻嘻,你别忘了,咱们现在是夫妻”说完,秦敬雯抱住敝人,毫不客气的,在我嘴上吻半分钟。
  “傻子,你何必呢”我问秦敬雯。
  “我你,我不管。”秦敬雯抱着我。
  “我有妻子”
  “你可以离婚呀”秦敬雯打断我的话。
  “小雯,我知道,你是大户人家的女儿。可我,也不是忘恩负义的畜牲,更不是嫌贫富的人。我妻子陈艺敏,虽然没有显赫的家庭,但我喜欢她。即使,她是打工妹,我也不会为了你,跟她离婚”我推开秦敬雯。
  “远忠,你生我气啦”秦敬雯眼含泪光。
  “小雯,多谢”
  敝人话音未落,门外传来孔其的声音,他告诉我们,木深等人来啦。
  “远忠,我刚才说错话啦。你能原谅我吗远忠,我不是那以权压人的拜金女”秦敬雯再次抱住我。
  “嘿嘿,傻子。你现在,是我的妻子,我疼你还来不及呢。怎么会生你的气呀。”敝人抱住秦敬雯。
  “不管你这话,是演戏,还是心里话。我听着高兴,为了你、即使去死,我也毫不犹豫。”秦敬雯说完,抱住我接吻起来。
  “刘先生,起了吗哈哈,大哥不请自来,打搅你的好事啦”两分钟之后,外面传来木深爽朗的声音。
  “哈哈,深哥说哪里的话,等一下。我的确不堪入目。”说完,又在秦敬雯嘴上吻半分钟。
  “哈哈,理解。不着急,我在客厅等你们。”木深给孔其露出狡黠的坏笑,那厮挠挠头。
  “哈哈,新婚燕尔。木长老,希道长,章教主,南公子,我带你们去。”孔其这话,是为了提醒我们,今天的客人,都是老狐狸。
  在昨天,我们就与希尘、章迁认识啦。
  本章完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