衍墨轩小说网

第二百七十四章 十万飞剑(下)

小说:王者荣耀之三境 作者:兔子的浪漫 更新时间:2018-03-14 01:09
  同样的江水岸边,宫本武藏紧皱眉头,江风吹过他凌乱的发鬓,写下满满的严峻。
  而诡异的是,他的眼睛一直在隐隐颤动,左半边脸都僵硬地拧巴着,仿佛在忍受什么痛苦。
  这是宫本武藏不为人知的毛病,只要心里一开始紧张,左眼上的剑痕就会疼痛。虽然他已经在用力克制心情,但是他左眼上那道细长的剑痕却仍然一阵阵发出灼烈的痛,然后大半张脸都在这种疼痛中僵硬着。
  毕竟此情此景下,就是扶桑剑圣的他也不可能抑制住紧张的……
  就在刚刚的那个刹那里,他亲眼看着几步之外的扁鹊被数十只光剑当空刺穿,倒在地上比死尸还难看。而亚瑟和韩信,早就已经败亡在群群光剑的制裁下,再无半点起身的迹象。在这样的恐怖的攻击下,根本谁都毫无抵抗……
  现在,轮到他了……
  宫本武藏知道的,这只剩下他一个人了,他跑不掉的。于是带着左眼剑痕不息的灼痛,他猛然抬起了严肃的目光,只见光芒斑斓闪耀,几百只锋利的剑刃已经临至上空。
  宫本武藏一言不发,只用双手按紧了鞘中的刀剑。而他心里,败亡的恐惧却早在肆意,他知道他挡不下这波攻击,也不可能抵抗嬴政,他应该逃走的。
  其实从最开始面对嬴政和烛龙的时候,逃跑的念头就在这位扶桑剑圣的心头萦绕了。作为一个唐曌扶桑的人,他在秦楚这个国家的乱局中涉足太深了,牵连到太多他本不该牵连也不想牵连的事情。
  而最后遇到的千米烛龙竟然又是如此恐怖的存在,但凡有点理智的人都知道不该在此处久留,反正他不是这个国家的人,实在没必要和这些人一起用命在此处苦守。
  所以他是早就想一走了之的,因此在张良他们做出逃跑的决定时,他是一个人毫不犹豫地就往一个方向逃去了。即使后来墨子出现,白起垂死,项羽自杀,刘邦危险这些种种事情发生,都没一点吸引到他,他只想尽快离开千江岭,尽快离开秦楚这场乱局。
  可是他终究没能逃出去。
  这不是因为有谁阻拦,而是他心里有心魔缠绕。
  就算坚狠如宫本武藏,也割不掉生而为人的那点良知……
  虽然他不是唐曌国人,虽然他初来唐曌只是复仇,虽然他留在唐曌只是求敌,虽然他从来不承认是嬴政的手下,虽然他还可以找出很多充分的理由,但他无法真正说服自己。
  他在秦楚已经待了六年了,眼见了这个国家前后两代皇朝的祸乱,身历了秦皇嬴政太多的阴谋计划——他不是秦楚人也已经在秦楚的乱局中涉得太深了,已经不可能抽出身子说这一切和自己没关系了。
  甚至把话说重一点,嬴政能酿成如今危及天下的大难,其中也有他很大的责任啊!
  他怎么能甩手一走了之?
  宫本武藏终究逃不过心里良知的谴责,所以在最好的时机里也没能顺利逃出千江岭。尽管不知道自己能做什么,他也还是留了下来,藏身在隐蔽的山林里,目睹着后来发生的一切,与内心的理智不停做斗争。
  直到被十八重龙火逼出,直到被逼到现在面对漫天光剑的这一步,他其实心里还是很害怕,很紧张,以至于左眼上的剑痕不止地灼痛。
  可是他不能逃开,就连暂时的闪避也不行。
  因为除了心里良知的逼迫外,昏迷的张良也还躺在他背后。他不可能背着张良逃开光剑的追击,更不可能就把张良扔在这里不管。
  当初不是这个叫张良的人顺手搭救的话,他宫本武藏已经死在黑地阿房宫的废墟了。现在还能活着呼吸到一口空气,他也知道这份恩必须还。
  所以这种情况下,就只有一条最疯狂的路可以走了。
  宫本武藏气息一沉,压住腰背竟做出了拔刀出剑的动作。
  而正是此时,飞浮在远处夜空的嬴政依然在不止的狂笑着,尤其是在看到这些可恶的敌人被群群飞剑刺得千疮百孔后,他的笑声就更加的疯狂肆意。
  “哈哈哈!蝼蚁!疯子!这就是你们的罪刑!忤逆犯上违抗君王的罪刑!”
  “还有你们,还有你宫本你张良——对了,张良!你这个疯子也必须死!必须得碎尸万段!”
  “在朕荣光下毁灭吧!!!”
  嬴政狠狠凝望着远处大地上的张良,一双龙之明瞳里盛放着怒火的烈光。他全力张开双臂,将体内浩瀚的魔蓝能量疯狂释放。
  虽然在此刻人类的形态下,嬴政没有了元素态的千米巨体,也无法再释放出毁天灭地的纯净龙火,但是至少他体内还蕴藏着烛龙那巨大到无止境的魔蓝能量。有着这股源源不断的强大能量加持,他本身的魔道法术都将爆发出前所未有的效果。
  他可不只是嬴政,他是嬴政和烛龙的融合!现在他的“至尊王权·十万飞剑”,是真的可以飞出十万只光剑!
  于是在浩瀚能量地加持下,嬴政背后的五个圆形法阵光芒倍增,闪耀盛放如五圈金色烈日,而无数的暗金色光剑持续不断从法阵中飞出,带着千丝万缕撕开长夜的锋芒,汹涌如虹日般飞向大地上最后的目标。
  一千多米外的江岸上,宫本武藏还紧握着剑柄。隔着太远的距离和风声,他其实根本看不清嬴政,也听不见嬴政在狂笑什么,但至少他能清晰看到无数的光剑从远空中逆风袭来,那些闪亮的锋芒全部指向着他和昏迷的张良。
  他已经,没有退路了。
  于是宫本武藏目光一凛,把身体完全挡在了张良的前面,双手使力,猛地拔出了秋崖与藏冬。锋芒一闪间,无形的旋风破空疾现。
  “无双——旋风阵!!!”
  宫本武藏厉声急喝,刀剑迅速交错劈出了连续的五道无双旋风。
  在此之前,他并没有机会为“无双”做出任何的蓄力,但强逼极限之下,他竟也在一瞬间连劈出了五道凌厉的旋风。虽然付出的代价是双臂经脉超负荷的拉伤,但在这种危急的情况也顾不得那么多了。
  电光火石间,群叠尖锐的剑鸣声凌空逼至,而五道旋风也在虚空中挤压重合,及时融成了一只体型更巨大转速更猛烈的刀刃旋风。
  这是宫本武藏能使出最强的防御招式了,近距离释放旋风阵用作强力风墙。
  是的,宫本武藏要用旋风阵去抵挡凌空飞至的光剑群,他要和嬴政的绝杀一击正面对抗!
  因为他已经没有退路了,不想坐以待毙,就必须奋力迎击——哪怕敌人再强大攻击再猛烈!
  因此就在宫本武藏双目凝视下,暗金色的剑雨终于与巨大的旋风阵正面碰撞。
  飞在最前面的那几柄光剑以一往无前的气势冲入,立即就被高速回旋的强力风流绞断,在无形的万千风刃中碎裂,化成虚空中无数飘荡的璀璨沙尘。
  但是紧接着,几十柄,几百柄光剑顺势蜂拥而进,情况立即大变。当光剑同步冲击的数量剧增,旋风阵的抵抗能力很快被逼到极限,高速回旋的风流根本来不及拦截和切裂。
  成百上千只光剑就像一阵暗金色的暴雨梨花般贯入,在短短几秒钟内就撕裂了整个气势高涨的旋风阵。
  而宫本武藏孤立在岸口,面对着那一瞬间破风袭下的无数光剑,就连目光都仿佛被暗金色的锋芒撕裂了。
  但是他的眼神,依然像左眼上的剑痕一样惨烈而坚毅。
  在千钧一发间,宫本武藏迅速挥起右手长刀,用藏冬的刀锋遮掩住了左眼的目光。
  于是两眼阴阳一瞬颠倒,蕴藏在身体深处的力量疾速涌现——虚空之中,次元裂缝打开,无数赤红色的板块从中飞出,环绕在宫本武藏的周围,迅速垒建成了一只赤红色的九尺长棺,将宫本武藏的身体完全封闭其中。
  没错,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宫本武藏他在觉醒——他在解放他的史诗之魂觉醒,同时借助史诗之魂觉醒的过渡来做自身的保护。
  紧接的瞬间,撕裂了旋风阵的大量光剑疾速飞下,根本毫无间隙,只锋利无比地刺穿了那赤红色的棺体,将一只棺材扎成了剑刃满身的“刺猬”。
  超过一百只光剑的正面穿刺,终将整个棺体的防御瓦解。及时使出觉醒的宫本武藏,也在强撑了短短三秒钟的时间后碎裂整个封体的棺材。
  赤红色的碎片漫天飘散,暗金色的锋芒却持续逼进,现在宫本武藏已经没有了棺材的保护,暴露在空气之中的他必须凭自己的肉体去抵挡剑刃,或者,拼尽极限的“神速”去逃离。
  但他当然没有闪开,披覆一身赤红胴丸战甲的鬼武者宫本站在张良的身前,依然坚毅地挺直了脊背。那一张白色的恶鬼面容扭曲着怒吼,他害怕却毫不退缩。
  暗金色的剑刃凌空逼至,鬼武者宫本拔起秋崖藏冬就疯也似地劈砍,带着剑刃刀锋上怒啸的赤焰与闪电,他将所有逼近身的光剑都全力劈碎,将它们全部劈成闪光的碎片。
  但是数量巨大如蜂群一般的光剑,岂是他凭双手力量能够打得完的吗?
  不过三秒的时间里,超过三百只光剑穿空袭下,纵使鬼武者鬼武者宫本倾尽全力,连劈带砍挥旋风,也仅仅就能斩碎其中半数的剑刃。
  那还有剩下的一半呢?那些来不及也打不完的光剑里,有一百二十多只从鬼武者宫本周身划过,它们锋利地撕开了胴丸战甲的保护,在鬼武者宫本的肉体上留下了不计其数的伤痕。
  而另有大约三十只光剑更是直接插在了鬼武者宫本的身上。以无可阻挡的锋利贯穿战甲,硬生生刺入了鬼武者宫本的血肉之中。
  就这一场光剑冲击之下,即使挥出旋风阵又使出史诗之魂觉醒,强大的扶桑剑圣也已经被打得千疮百孔,惨烈到不忍直视。
  但是在鬼武者宫本的背后,昏迷无声的张良还安静地躺着,全身上下没有被一柄光剑刺伤。哪怕周围的平地上,全都插满了闪闪发光的剑骸,他躺着的那个地方也仍是一块净土。
  只有血,只有鲜艳殷红的血从鬼武者宫本满身的伤口流下,淌落到湿润的土地中,然后染红了张良半身的衣服。
  “咳咳……”
  剑雨之后的短暂沉寂中,沉重的咳嗽声仿佛就是败亡的喻示。
  但是鬼武者宫本还没有倒下,他咳出喉咙里的淤血,坚毅的身躯依然挺得笔直。虽然他已经为张良挡下了这一场数百只光剑的冲击,虽然他已经被打到满身伤痕血流不止,但是他也没打算倒下。
  回顾人生数十载,这个历经沧桑的剑客从来就没有倒下过。每一次面对着无法对抗的战斗,每一次被敌人打到遍体鳞伤,他心里就会燃起一种信念——他不能倒下。
  他想不明白为什么,但他就是特别不想倒下,甚至是不敢倒下。他就是觉得,自己那么固执那么沧桑的人生里,为了那一息剑客梦,已经抛舍了那么多,失去了那么多,最后孤家寡人的他就剩下心里那点对剑道的执着。
  如果倒下——不论是什么战斗,不论受了多少伤,不论敌人是谁——但是只要放松了肩膀,任沉重的身体往后倒去,他就会感觉,心里那口坚持了十几年的气,就散了。
  就什么都毁了,什么都没了……
  所以不论怎样,他都不能倒下。尽管这可能很愚蠢,很受伤,很折磨自己的身体,但他就是不敢理智,因为他怎么也不能让心里那口气散掉,不能。
  也就是这样一种愚蠢和固执的信念,却每一次都生出了莫名强大的力量,让遍体鳞伤的宫本武藏挺直了脊梁,怎么也不会动摇。
  现在,也一样。
  鬼武者宫本抬起染血的恶鬼面容,凝望着远空中星光闪闪的嬴政,两眼目光狰狞如故。
  同一时间,龙之明瞳的目光也从千里之外俯视而来,看着那光剑插满血地,人影却固执挺立。
  于是五圈法阵光芒流转,无数的暗金色光剑再次凌空飞现。
  这顽强来得正好,宫本武藏想不死不休,嬴政他更是余兴不尽。既然要反抗,他就要看看这些蝼蚁还能挡他多少光剑!
  “来啊!蝼蚁!用你们卑微的生命来接受天罚吧!”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