衍墨轩小说网

第411章 最后的安排(二合一)

小说:无限之穿越异类生命 作者:蒙面和尚 更新时间:2018-07-13 11:17
  许靖打量着凯兰崔尔的状态,对于她做出的选择,心中已经有了答案。
  “你果然还是放弃了……”
  这一年时间的相处,他通过对凯兰崔尔的了解,对这个结果其实早就猜到了一些。
  凯兰崔尔露出美丽的微笑,说道:“不过还是要谢谢你,我通过了考验,在将来我会退隐到西方,并且继续保有凯兰崔尔女王的名号。”
  他们彼此忽然沉默了很久很久,最后,还是许靖打破沉默,开口说道:“这是一个明智的选择,恭喜你了。”
  凯兰崔尔声音温柔,却带着伤感说道:“这个世界日益腐朽,以我的实力,就算我掌控至尊魔戒,也只能延缓那个时间的到来,改变不了什么,精灵的时代终会结束,或早或晚,没有什么区别,未来是属于人类的。”
  这是大势,早就在创世前的大乐章时就决定了,即使是主神也改变不了什么。
  许靖没再纠缠这件事,开口问道:“你是不是要离开了?”
  如果凯兰崔尔愿意留下来继续教他的话,他宁可在这个世界呆上很久再回归,不过他设身处地替对方想想,也觉得这不可能。
  果然,凯兰崔尔带着歉意说道:“是的,我要回罗斯洛立安了,我想你会遵守诺言放我离开的,对吗?”
  她脸上忽然露出狡黠之色,一年的相处,以她的智慧,早就将许靖的性格分析了解清楚。
  “跟我来吧。”许靖叹了口气没再多说,收了至尊魔戒,起身向着大厅外而去。
  凯兰崔尔楞了几秒,连忙跟上,很快,他们就来到伊鲁伯大门口。
  许靖搬开封堵大门的巨石,开口道:“好了,我不会阻拦你离开,需要我送你回去吗?”
  凯兰崔尔摇头道:“这不用了,我只是还有件事想问你。”
  她脸色变得严肃道:“我看得出来你并不在意至尊魔戒,但魔戒不毁,索伦不灭,他现在虽然龟缩在魔多,但早晚有一天会卷土重来,他不会放弃夺回魔戒,与你不死不休,你的打算是什么?”
  许靖坦然道:“我会离开伊鲁伯,去向更北方,没人会知道我去了哪里,至于至尊魔戒……”
  他原本打算藏起来,藏在没人能找到的地方,但仔细想想,拥有索伦意志的至尊魔戒就算藏起来了,也未必保险,哪怕周围有只老鼠,也可能在魔戒的影响下,将戒指带离原来的地方。
  所以他想来想去,决定还是将魔戒送还给比尔博,这样做的好处就是万一他还有机会回来这个世界,剧情也不会偏得太远,一切都还会在掌控之中,系统任务也不会太过离谱。
  许靖迟疑了几秒,对凯兰崔尔说道:“至尊魔戒同样有着自身的命运,它可能会被摧毁,但不是现在,也不是由我去做这件事,或许在未来的某一天,某个天命之人会得到它,带着它历经千辛万苦去到魔多,将它投入末日火山,也或许那人会失败,导致整个中土大陆沦陷在索伦的阴影之下。”
  凯兰崔尔惊讶地看着许靖,她曾经从自己的镜子中看到过一些未来片段,自然明白许靖说的这些话的含义。
  她惊讶的是许靖对未来的了解,比她所知的还要更多,但越是这样,她心里就越觉得许靖的来历神秘。
  原本以为一年时间足以摸清一切,结果到现在她反而越难以看透。
  凯兰崔尔脸上露出一抹无奈之色,但很快就不再计较,她点头道:“既然你心里明白,那我就放心了。”
  经过了与魔戒意志的对抗,她看开了许多事情,对于很多事情也不再那么执着。
  精灵的归宿是西方,至于中土大陆的未来命运,那是由人类来决定的。
  这时守在周围的木精灵终于赶了过来,领头的正是陶烈儿,她敬畏地瞥了眼许靖,迅速低下了头,询问道:“史矛革大人,您有什么吩咐吗?”
  许靖也没什么想再说的,微微晃动着龙首道:“你代我送凯兰崔尔女王下山吧,以后这里也不需要送来物资了。”
  陶烈儿惊讶地抬起了头,看了眼凯兰崔尔,顿时明白了什么,应声道:“是。”
  凯兰崔尔向许靖告辞一声,缓步随着木精灵们下了山去。
  许靖神魂释放出去,一直到她们出了扫描范围,才收了回来。
  这一年来,每当凯兰崔尔休息的时候,他就使用新学的冥想法修炼神魂,坚持不懈地努力下,已经完全消化了在天龙世界吸收的神魂能量,使得神魂掌控自如,扫描到极限的距离完全没有压力。
  确定凯兰崔尔离去之后,他转身回到了山中城市。
  如今任务全部完成,只差对魔戒的安排,但在这之前,许靖对自己的宝藏,却产生了一种丢弃不下的感觉。
  这不仅是史矛革的基因在作祟了,他发现自己也有原因,虽说每天躺在金山上睡觉,对这些珍宝早就看得淡了,但想到直接回归后,某个听了巨龙宝藏和精灵女王故事的勇敢冒险者来这这里,发现真相,得到他所有的财宝这种事情发生,他心里就有种莫名的不爽。
  这种事情并不是不可能发生,人类世界中的冒险者已经全都听说了关于他的宝藏还有精灵女王被劫走的故事,当然,这个故事之所以出现,不仅有索伦的爪牙在推波助澜,其中还有萨鲁曼的功劳。
  而这一年里,伊鲁伯已经来过了多批不怕死的人类冒险者,不过他们的下场,全都被愤怒的火焰化为了灰烬。
  对于这些前赴后继,不知死活的冒险者,许靖自然不愿意自己的宝藏落入他们手中。
  既然念头不通达,那就让自己通达了再说。
  许靖飞到了更北方的山脉中,然后找了一处偏僻的山坡,结合化石为泥的魔法,他在山中挖出了一个巨大的洞窟。
  完成之后,他飞回了伊鲁伯,一直等到天黑,趁着夜色笼罩,开始了搬运工作。
  就这样忙忙碌碌地过了接近一个星期,许靖终于将所有的财宝都转移到了新的藏宝地点,并炼制了一道魔法秘门,将洞窟的入口伪装得和原先山坡一模一样。
  他接下来回到了孤山,特意现身在附近转了一圈,并跑到林地王国,告诉瑟兰督伊他要长期休眠,不要再去打扰,然后大摇大摆地回到了伊鲁伯。
  几天之后,夜间乌云密布,雷声轰鸣,许靖趁机悄悄地离开了伊鲁伯,并彻底封死了大门入口,然后冲上了高空云层中,一路向着西边飞了过去。
  ……
  夏尔位于中土大陆的北方,迷雾山脉以西,灰港以东地区。
  这里是霍比特人的居住地,而霍比特人是人类的变种,他们平均身高大约一米,喜欢宁静、祥和、安逸的生活,享受美食,很少离开居住地,不喜欢复杂的事物。
  另外他们的脚掌长有坚硬的肉垫和厚重的褐色卷毛,所以不太需要穿鞋子,耳朵略尖,听力高超,还拥有敏锐的视力和敏捷的身手。
  霍比特人坚持认为自己是一个独立的民族,而不是人类的分支,他们热情好客,居住在乡野间低矮丘陵的洞穴及隧道中。
  他们天生就能快速无声的隐藏自己,常用来躲避外来的不速之客,其行动之快在人类看来,似乎是魔法,但其实这是他们半出于天赋、半出于苦练的成果。
  如果说中土大陆的人类世界中哪里快乐最多,生活最美好的话,那一定是夏尔。
  而比尔博的家,就在米丘窟的小丘一带的袋底洞。
  跋涉了近一年的时间,比尔博才回到舒适的家中,虽然这次的冒险让他一跃成为了夏尔地区街头巷尾的议论话题人物,但对他来说,却绝不是什么愉快的经历。
  之所以如此,是因为他知道,这次的冒险是失败的,他们历经千辛万苦,去到孤山,找到进入了秘门,但从那开始,最高光的时刻,全都是在史矛革的算计之下,仿佛一切早就有了剧本,而他则是构成剧本的一个普通角色。
  虽然比尔博拿到了阿肯宝钻,完成了契约的任务,并且还得到了丰厚的酬金,但他却一点成就感都没,甚至还生出了悔意。
  索林死了,矮人各族大军被屠杀了,阿肯宝钻完成了使命,又回到了史矛革的手中。
  更重要的是,他还失去了自己最珍爱的宝贝,尽管这件宝贝本身就是他从咕噜手中夺来。
  “该死的,要是我在穿越迷雾山脉后就退出冒险队伍就好了,或许后面的一切都不会发生,矮人们不会死,我的宝贝也不会丢失。”
  比尔博坐在房间内的窗户前,听着外面的狂风暴雨声怔怔发呆。
  像这样糟糕的天气,就算是在白天,也没有几个哈比人愿意离开温暖的房子,何况外面夜色已深,窗外已是漆黑一片。
  轰!
  这时大地一阵轻微颤动,将比尔博从回忆中惊醒。
  “地震了?”
  他看向外面,面露惊疑不定之色,全身紧绷着,做出了一副随时可能冲出房子的样子。
  不过就在这时,一只闪烁着明黄色光芒的巨大圆球忽然出现了在了窗外,然后几乎贴在了窗户上,将整个窗户完全占满。
  “什么东西?”比尔博吓得惊叫一声,但等黄球微微转动,中央出现了一道竖起的瞳孔时,他脑海中猛然想起了一个恐怖的生物,“史……史矛革!”
  他连连倒退,然后腿脚发软地一屁股坐倒在地,满脸惊骇之色。
  “比尔博,我终于找到你了。”许靖的声音直接在比尔博脑海响起,“怎么?看样子你很不欢迎我的到来啊?”
  狗屎!谁会欢迎你……
  比尔博心里不断咒骂着,完全被恐惧占满,哈比人虽然热情好客,但如果拜访的客人是恐怖的恶龙,那无论如何也是高兴不起来的。
  不过他却不敢将心里的话说出来,脸上露出勉强之极的笑容,结结巴巴道:“尊…敬的…史矛革,不知…您…来到我…这里,有…什么…事情?”
  许靖龙首微微后退,说道:“我要你帮我保管一样事物,打开你的房门,不要拒绝我,否则我会拆了你家的房子。”
  比尔博听到许靖的来意,总算松了口气,他跌跌撞撞地从地上爬起,努力咽了口唾沫,然后拔腿跑向了大门。
  很快,他就来到了门口,先是通过门眼处看了下外面,不过外面太黑他什么也看不清,但他猜到史矛革一定等在外面,比尔博深吸了好几口气后,抓住门把,猛地打开了房门。
  果然,一开门他就看到了对方巨大的龙头,哪怕紧贴在地,距离大门足有数十米,在他看起来也依然仿佛一座小山峰一样,而更后面庞大的身躯,则笼罩在一片蒸汽之中,看起来朦朦胧胧。
  “很好。”许靖仍旧使用神魂传音,“你过来。”
  比尔博此时没有退路,他努力平复着心中的忐忑,然后迈动脚步,走入雨幕中,来到许靖面前。
  这已经不是他第一次距离史矛革如此近的距离了,对方身上不经意间散发的高温,使得落下的暴雨不断蒸发,制造出了一片云雾,笼罩全身,形成了天然的伪装。
  尽管天气寒冷,但比尔博却觉得全身灼热,他抹了把脸上的雨水,仰望着面前的许靖,反而渐渐恢复了镇定,问道:“伟大的史矛革,您需要我保管什么?”
  许靖眼中露出赞赏之色,张嘴将至尊魔戒吐出,落到了比尔博面前,并回答道:“就是这个。”
  “我的宝贝回来了……”
  比尔博顿时呼吸急促,心脏跳得砰砰作响,他简直不敢相信,瞪大了眼睛,死死地盯住了地上的魔戒,口中不断喃喃自语着。
  “是我的!”
  许靖冷哼一声,震得比尔博大脑嗡嗡作响,连鼻子耳朵都流出了丝丝血液。
  比尔博瞬间清醒过来,满脸恐慌道:“是……它是属于您的,不过……您真的要让我保管?”
  他心中猜测着种种可能,怀疑着是不是有什么阴谋,但想来想去,也觉得许靖的实力压根没必要施展阴谋诡计来对付他。
  许靖一眼看透了比尔博的想法,说道:“没错,我是让你保管,但你听好了,这枚戒指关系重大,有无数人在寻找它,你一定不要显露在人面前,还有它虽然会让你拥有一些能力,但你不到万不得已,尽量不要使用它。”
  比尔博脸色变得严肃起来,终于意识到了其中的危险,但他心里却一点都没有拒绝的想法,似乎只有将宝贝尽快抓到手里才能感到心安。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