衍墨轩小说网

第810章 《无名之辈》上映

小说:文娱复兴 作者:葆星 更新时间:2019-04-16 23:29
  810章
  对于林尘来说,流浪地球》的拍摄还是要加快了。
  因为现在已经马上进入2月份了,在这个时候流浪地球》的拍摄才刚刚进行了三分之一,若是按照现在这个速度拍摄的话,恐怕流浪地球》想要在国庆档上映是不可能的了。
  这就是矛盾之处了。
  最重要的是林尘并不想因为赶档期就把流浪地球》拍摄出了差错。
  还是要努力啊。
  为此,林尘把剧组里的众人都是叫了过来,然后依次的表示接下来应该怎么弄。
  同时,因为我不是药神》已经下画了,而另外一部电影这个时候也是差不多要上线了。
  这就是无名之辈》。
  作为跟我不是药神》前前后后选角的电影来讲,一开始大家对于档期的选择是有一些争议的,不过后来则是决定让我不是药神》竞争贺岁档,至于无名之辈》则是稍后开播。
  这也算是另外一种策略。
  在所有的人都是讨论着电视剧的时候,在所有的人都是讨论着我不是药神》的口碑评分的时候,无名之辈》也是定档2月28号。
  最后一天。
  对于这部电影来说,因为演员的阵容原因,很多人都是认为是小成本的电影了。
  当然,因为编剧是林尘的原因,很多人也倒是稍稍有所关注。
  而且在宣传方面,无名之辈》的宣传都是并没有用多少的心思,甚至连首映礼都没有。
  林尘只是在微.博上写了一句话。
  那就是他相信这部电影会成为年度黑马的。
  就这么一句话也是引得不少人的讨论。
  “话说,看情况是真不觉得无名之辈》有什么好的啊?”
  “是啊,我也看不出来无名之辈》有什么强的呢?”
  “不知道起这么一个名字是为了什么?但是我想说的是就冲着林尘是他娘的是编剧我也要去看啊。”
  “没错,算我一个啊。”
  ……
  目前对于星火出品的电影来说,甚至根本就不需要进行什么样的宣传,只要说一句林尘编剧的,那么自然而然的就会有很多人来看了。
  别人不知道,但是对于余林生来说,他肯定是要看这部电影的。
  因为看预告片和导演孟天的一些采访,好像这部电影应该是黑色幽默。
  既然这样,那余林生是非看不可了。
  他已经好久看过一些黑色幽默的电影了,因此,余林生还真的希望这部叫做无名之辈》的电影可以给他一点惊喜。
  当然,余林生也认为肯定会有惊喜的。
  差不多半个多月的宣传,无名之辈》也于今天正式的上映。
  因为已经马上3月份了,激烈的贺岁档也已经结束了,这个时候也没有什么好的电影了,恰恰如此,无名之辈》这部电影的上映档期的选择还算合适。
  而且看预感片是喜剧,黑色幽默的喜剧对于余林生来讲可以带着自己老婆一起去看。
  “放心,这样的片子一般都是黑色幽默为主,不会虐的。”
  余林生朝着美玲自信满满的说道。
  在他看来他还是比较相信自己的判断的。
  别的不说,如果一直都是虐剧,那林尘就太报复世界了吧。
  首映场里人倒并不算少。
  大家也都是在讨论着接下来这部电影的一些情况。
  “话说,对于无名之辈》的演员好像都不是什么流量明星啊。”
  “废话,你见过星火影视什么时候用过流量明星啊。”
  “这倒是,但是不管怎么说,我倒是觉得无名之辈》这部电影有可能成绩不会错。”
  “废话,你见过林尘编剧的电影什么时候失败过呢?”
  “我说你能不能不一直都是废话废话的说呢?”
  ……
  不提其它人讨论,余林生和美玲两人在7排找了一个位置坐了下来。
  9点钟,电影正式开始。
  “姓名?”
  “真真。”
  “大名。”
  “肇红霞。”
  “哪里人?”
  ……
  开始警察在审讯一个女子。
  在梦巴黎做按摩师。
  这时屏幕上打上了时间,17点43分58秒。
  镜头给到了真真,看着长相,穿着丝袜,也知道做的是什么类型的按摩师。
  然后警察给了她几张照片,让她辨认一下。
  “戴个头盔,哪个认得着?”
  “你是不是觉得我在给你开玩笑?涉枪案,涉枪了啥子性质你懂不懂?”
  ……
  在警察的愤怒声中,突然时间往回挑拨了一些。
  戴着头盔的两人则是把车停在了银行的门口,然后拿着枪表示打劫。
  “走走走。”
  “你松离合啊。”
  ……
  两人直接摔倒在地,而摩托车也是飞到了树上,这让影院里也是笑了起来。
  “尼玛,有意思,这是两个笨贼吧。”
  “哈哈哈,笑死我了,这尼玛打劫个什么啊。”
  ……
  影厅里响起了笑声。
  紧接着画面一转,则是有人在敲锣打鼓的唱歌。
  “这个楼盘的老板高明,我借给他好大一笔钱,他卷钱跑了,我只有当他死了,我天天给他奔丧,你说好不好?”
  只看着一个男的拿着话筒大声的说道。
  至于照片上的人物大家也是乐了。
  “尼玛,乱入啊,乱入啊,这不是张长林嘛。”
  “呵呵,张长林这是不卖药,开始盖楼了啊。”
  “行了,都小点声,老老实实的看电影行不行?”
  ……
  众人这个时候都是开始议论了起来。
  马先勇也是大声的喊道:“刘五,你放老子下来。”
  原来马先勇被吊高了。
  他是保安。
  “你是保安,不是公安晓得不,给高明当的看门狗,孝顺的狠嘛。”
  刘五这时略显嘲讽的说道。
  然后两人打了起来。
  至于另外一边,两个笨贼也是开始跑路。
  看到这里,余林生则是明白。
  这应该是两条线。
  马先勇这边算是一条线。
  那两个笨贼也算是一条线。
  音乐响了起来。
  最终两个笨贼找到一门房藏了起来。
  而马先勇也是等来了警察。
  ……
  随着电影的进行,算是中间穿插着一些回忆,然后大家也是逐渐的恍然了。
  保安叫马先勇,他抱住对方带头的刘五不让走,直到对方赔偿医药费方才放手,然后他又不让任队长走,说起他想做协警的事,还提供了一个重要线索,结果是一把并无威胁的假枪,他被警告往后不要慌报军情。
  长期以来,马先勇因为自己之前的过错承受着妹妹马嘉旗和女儿马依依的埋怨,死皮赖脸地活着;他以前做协警的时候帮助过任队长破获不少大案,后来在一次酒醉之后不听劝阻执意开车,还没开多远就出了车祸,老婆死于那次车祸。马先勇后来一直还想当协警,经常想立功换回协警这个岗位,却每次都是无功而返。
  穷困的马先勇一直未娶,至于卖水果的大妈给他介绍一个对象,马先勇和大妈打诨、岔开话题。马先勇这一次又是赊帐,买完李子之后还顺走了一个鸡蛋。
  马先勇始终处于贫困潦倒的境地,有一天,他被女儿的老师叫到学校,老师再三强调学费不能再拖,马先勇想送点果子通融一下,却不小心洒落了一地,女儿踩了一脚愤然离去,被马先勇追上去狠打,马依依同学高翔看不下去,打了马先勇起来。
  马先勇想起从邻居借的10万块钱,交了首付购买新房,可是楼房停工,迟迟没有进展,于是这天拿着猎枪逼着这所楼盘的开发商老板高明退钱,但是没有办成。
  这是其中的一条线。
  至于另外一条线就是两个笨贼了。
  他们为躲闯进一家民宅,独坐轮椅之上的女子家里没有其他人,原来有个保姆已经被她骂走。女子叫马嘉旗,是马先勇的妹妹。两个劫匪想避过风头就走,只要马嘉旗配合就不会有麻烦上身,谁知马嘉旗却不怕死,还讥笑劫匪受伤怕疼。
  马嘉旗见其中一个一头卷发的劫匪被称做大头,她很奇怪大头称呼并不戴眼镜的同伙为“眼镜”,原来是因为他曾打死一条眼镜蛇而得名,从此闻名全村。
  入夜,大头和眼镜看到电视里播放的关于他们抢劫的新闻报道,眼镜非但没有一丝惊慌,反而早就期待这一天的到来,非常自豪他们已经成为公众人物了。马嘉旗讥笑他们明明是戴着头盔作案,所以没有人会知道他们。可眼镜并不赞同马嘉旗的说法,有头有脸的大人物往往并不抛头露面,
  眼镜估计他俩所抢的手机价值20万,大头盘算着将全部用在装修房子和彩礼钱,眼镜让他目光放远,作为一个男人要做大事,他打算用钱完善装备、子弹和枪。可大头认为他目前的大事就是和他的女友肇红霞结婚。眼镜认为去乡下结婚没有出息,没有出路,人人都想往城里钻就说明了人往高处走。
  大头和眼镜他俩想走,遇到对门邻居王顺才在门外纠缠,只能先隐蔽起来。马嘉旗坐卧于轮椅中,将正要开门进屋的王顺才怼得晕头转向,甚至连手中准备开门的钥匙都颤抖地掉在地上,马嘉旗的超强气场让入屋的劫匪“头盔侠”都无法招架。
  两人等王顺才离开后也想出门,马嘉旗却不让他们走,除非他们杀了自己,否则就大喊让人过来抓住他俩。
  眼镜不理解马嘉旗为什么那么想死,马嘉旗因为自己高位截瘫不愿意在痛苦中度过余生,她想死的心情就象大头想结婚、眼镜想做大哥的心情一样迫切。
  ……
  可以说这两条线齐行并进,然后电影院里边的讨论或者笑声一直没停。
  尤其是在马嘉旗家里。
  一个说痛。
  一个说不痛。
  结果让大家忍俊不禁。
  “哈哈哈,有意思,笑死我了。”
  “没错,这他妈的简直太好笑了吧。”
  “哈哈哈,这真是笨贼啊,而且竟然是直接弄的手机模型。”
  ……
  “真的很心疼马嘉旗”
  “是啊,简直太心疼了。”
  “唉,其实马先勇也是挺哪啥的。”
  ……
  剧情继续。
  高翔作为高明的儿子,决不允许有人诅咒自己的父亲,准备出手对付那帮天天给父亲召开追悼会的人。他在球场上进行了一场战前总动员,希望同学们跟随他去战斗,马依依坚决反对这次行动,但是自己的意见并没有被高翔当回事。见高翔去意已决,只好去找任队长报告即将发生的这场群殴。
  至于另一条线。
  马先勇深入按摩店调查头盔侠抢劫案,由于行为鬼祟被人通知了领班,但这时警察突袭了这里,邻居王顺才也在按摩店,他希望能照顾马先勇的妹妹,却被马先勇要求远离妹妹。
  王顺才以已经给马先勇他家10万元为由继续纠缠,马先勇只承认那10万是借王顺才的,和妹妹无关。两人顶起牛来,马先勇对王顺才大打出手,被警察制止。
  马依依此时赶到,正想报告高翔计划的群殴事件时突然发现父亲和一帮嫖客、妓女排成一队等候警察处理,她打了父亲一耳光,怒斥父亲丢人现眼、对不起死去的妈妈。
  马先勇来找妹妹看望她,马嘉祺为了大头和眼镜不被哥哥发现拒绝见他。但是隔着大门又叫回哥哥有话要说,已经打算离开人世的马嘉祺嘱咐哥哥一定要照顾好自己,不能再打已经上高中成大姑娘的女儿。马先勇听了这话立马来气,自己今天刚刚被女儿打过。然后突然感觉妹妹的话不大对劲,欲问其详时,又被妹妹骂了几句才离开。
  ……
  在无名之辈》电影结束的时候,影院里突然响起了我操的声音。
  “尼玛,这,这,这怎么这样啊。”
  “我靠,靠,这简直就是黑色幽默啊。”
  “尼玛,这虐的。”
  ……
  原来最后由于空中突然响起的烟花爆炸声,受到一惊的眼镜开枪射中了马先勇,眼镜最终被捕,一心想当大英雄、干大事的他最终却落得一个可悲的下场。
  此时,马嘉旗慢慢醒来,望着窗外漫天飞舞的烟花沉思着。
  黑色幽默。
  这种幽默让人感觉到无奈。
  美玲更是说道:“这就是你说的不虐啊。”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